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香港應如何抵禦外部勢力干預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2-25 00:11:35


郭震遠
胡志勇
  中評社╱題:香港應如何抵禦外部勢力干預

  郭震遠:開場白

  香港的“佔中”行動,已經引起了各方關注,我們在北京好像離得很遠,但同樣對這個事情高度關注。我們都感覺到這個事情不簡單,它不光是香港本身的各方人士的不同意見和不同認識——這個很正常。現在事態的發展越來越明顯地表明,這個事情的出現從一開始就有外部勢力的介入,特別是發展到今天,外部勢力甚至公開插手干涉香港內部的政治事務,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外部勢力到底想幹什麼?下一步發展會如何?這對香港的穩定繁榮乃至特區的發展前景會有怎樣的影響?

  今天,中評社特意邀請幾位一直密切關注和研究香港政治事務的朋友一起,對這個問題做一些探討。我們已經列了很簡單的三個題目,之所以列得比較簡略,就是希望大家圍繞題目敞開做多方面討論,讓大家有更多的發揮。

  胡志勇:特區政府中央政府聯動
      不同外部勢力區別對待

  我正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在澳門大學訪問。2013年9月份的澳門立法會選舉,我也在關注。在選舉前,我們估計會有一些人為的因素在裏面,但在選舉結束後,我們發現結果基本符合我們的預料,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動。澳門與香港的民主制度各有不同,都有值得對方借鑒、學習的地方。根據今天的主題,我主要想從七個方面談談我的想法。

  首先,無論是外部勢力還是香港本地極右翼勢力,特別是香港本地的勢力,一定要恪守一個底線——尊重兩部憲法,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如果說,香港各種勢力連《基本法》都不尊重的話,那麼這個問題我們就不好談了。按照“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方針,無論你是哪種派別,都必須要尊重這兩部憲法,一定要恪守這樣的底線。

  第二,目前,在外部勢力,特別是英國勢力對於香港事物介入越來越多的情況下,香港80%的市民應該和中央政府保持一致,我在其他很多場合都也講過,和中央政府保持一致後,市民們的問題可以由中央政府幫忙解決。

  第三,在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特別是香港政治事務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香港地區同中央政府應該共同一致對外,不能出現兩種聲音。但從現在來看,出現的聲音是非常多的,其中有好的方面,但也有不和諧的聲音,這與中央政府的治港方針是不一致的。所以,香港地區應該在對外宣傳上同中央政府保持一致,如果說不能做到高度一致,至少也要基本一致。

  另外,遇到一些重大涉外事務,由中央外交部出面處理更好一些。例如最近的馬尼拉人質事件,就應該由中國外交部出面解決,但實際上,事件目前還是基本由特區政府和菲律賓在談,而菲律賓也覺得在處理上存在一些麻煩。在這次事件上,外交部的反應稍慢了一些。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區,觸及涉外問題時,還是由外交部出面會好一些。這樣一來,菲律賓就招架不了了,而且,對菲律賓來說,在處理問題上也會更加得心應手一些。在處理涉外事務上,特別是當香港市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出現不同聲音的時候,一定要顧全大局,這樣我們才能把某些衝突與事端處理得比較妥善,如果出現多種聲音的話,外交部處理起來也會比較被動。

  第四,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應該加強溝通、加強聯動、加強防範於未然。2013年9月份,上海自貿區成立後,香港的地位會不會受到影響?我也聽到許多不同的聲音。緊接著,廣東也要建立第二個自貿區,估計2014年全國人大就會批准。那麼在未來,長三角與珠三角將對香港經濟產生一些影響,有的時候甚至會是負面的影響。而到了那個時候,香港的政治家們、經濟學家們一定要有一致對外的大局概念,因為我們的經濟是全國一盤棋的。我們的經濟主要是擴大內需,拉動消費,而擴大內需的做法則是建立自貿區。

  另外,我還聽說天津也要建立自貿區。如此一來,在內地一下子建立了三個自貿區,勢必對香港自貿區的概念產生影響,而且是很大的影響,而到了那個時候,香港一定要顧全大局,同中央一起,一致對外,加強政治與經濟的聯動,只有這樣,才能把我們的經濟搞好。

  第五,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間應建立一種處理危機的應急機制,並保持該應急機制的常態化。這樣的話,如果我們遇到一些大的衝突,就可以將各個部門聯動在一起,如此一來,很多問題我們就可以迎刃而解了。而且,機制的常態化非常重要,其目的是防止和預防衝突,將衝突扼殺在搖籃中,同時還要顧全民主,不是為了建立機制才建立。

  第六、我們可以將外部勢力劃分成左、中、右三派,然後為他們準備不同的預案,在發生問題的時候進行區別對待。

  郭震遠:你能不能具體解釋一下,在你看來,外部勢力的左、中、右是怎麼劃分的?

  胡志勇:在我看來,如果說是對華比較友好的,我們可以把他們劃分為左,如果對華不甚友好但卻又惡意不大,我們可以將其歸類為中,而對華嚴重仇視、不想同中國搞好關係的,我們將其歸類為右。針對不同勢力要區別對待。

  郭震遠:我還是不太理解你的劃分,待會兒我們聽聽各位身在其境的香港朋友的發言。不打擾你發言,還請繼續!

  胡志勇:謝謝!第七點,在分析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時候,我們需要分析他們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是想挑撥中港矛盾呢,還是單純只是想把香港搞垮?瞭解他們背後真正的意圖後,我們則可以對症下藥,加以解決。而且,我們還要時刻掌握外部勢力的動態。另外,無論哪種勢力,其中總有幾個對中國比較友好的,我們應該做好工作,化解矛盾,甚至可以把他們拉到我們這邊來。孤立極個別的,爭取大多數的,縮小打擊面,爭取將外部勢力對於香港事務的干涉影響降到最低。香港學者不希望內地出問題,而我作為內地學者,也不想香港出現什麼問題。香港作為我們的經濟之都,是中國對外形象的視窗,我們都不希望香港出問題。

  郭震遠:胡教授剛才對整個問題看法是從“一國兩制”先行先試及整個中國對外關係的全局角度出發,這個角度很有意義。正如中間我也向胡教授提出的問題,我認為這裏所講的外部勢力,就是在“佔中”行動以來,一些直接插手的外部勢力。在我的認識當中,好像這個外部勢力不會有“左中右”之分,它插手“佔中”行動應該說都是“別有用心”的,就是要把香港搞亂、使香港包括民主化進程在內的整個發展被打亂,甚至按照他們的意圖來做,這是問題的要害。從這個角度來看,依照胡教授所說的“左中右”之分,外部勢力大概都在“右”這一邊。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