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電訊]
中評電訊
高佩珊:貿易戰雖升級 中美仍是競合關係
2019-05-20 00:13:39


【高佩珊。(中評社 黃文杰攝)】


【高佩珊。(中評社 黃文杰攝)】

  中評社桃園5月20日電(記者 黃文杰)針對中美貿易大戰升級,台灣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高佩珊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這說明美中雙方為長期博弈、重複博弈的關係,雙方在每一回合的互動,皆會牽引下一回合關係的發展,即便雙方都採取報復性措施,也不太可能會任由局勢朝向零和發展。

  高佩珊,英國艾塞克斯大學政府研究所政治學博士,曾任新竹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助理教授、新竹交通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學術專長國際政治經濟、國際關係、危機談判、全球化、美中關係、海洋戰略。

  正當外界普遍預期中美雙方在五月底前,達成貿易協定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突然在5月初,以中國大陸出爾反爾為由,從5月10日開始,把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物進口關稅率從10%進一步調高至25%,還準備對3200多億美元的中國貨品稅率也調高至相同水準,幾乎等於把所有美國進口的中國貨品全都調高關稅稅率。中國大陸隨後也把600億美元自美國進口的貨品關稅稅率調高做為反擊。

  對於中美貿戰規模升級,高佩珊從博弈理論來分析,她認為在每場談判,談判參與者會依據本身所處局勢精算成本(cost)和利益(interest)後,選擇在談判中所要採取的棋步,按照哈佛大學政治學者基歐漢(Robert Keohane)與奈伊(Joseph Ny)的看法,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具有“不對稱性”,這種不對稱性便是權力的來源。

  高佩珊說,相互依賴又可以分成“敏感性”和“脆弱性”兩個變項來解釋,敏感性就是,在某個政策框架內做出的反應程度,也就是一國的變化會多快,讓他國發生有代價的變化?另外就是脆弱性,要看獲得替代方案的相對能力,以及所付出的代價。

  她分析,觀察美中貿易戰,首先需要計算的便是,美國和中國大陸各自承受經濟和貿易損失的能力,2018年美國GDP成長率為2.9%,全年GDP總值約為20兆美元,世界排名第一。中國GDP成長率則為6.6%,全年GDP總值為90兆0309億元人民幣,約為13兆美元,世界排名第二。

  高佩珊認為,在雙邊貿易上,中美都為彼此最大貿易夥伴,貿易額逐年成長,投資金額,中國大陸對美投資金額逐年成長,特朗普上台之後,便急遽下跌,雙方對彼此的出口也下滑,這也說明投資機會與貿易往來,確實受貿戰影響很大。

  她重申,每個國家的敏感性與脆弱性都不同,因此相互依賴的關係,會呈現不對稱性,在錯綜複雜的關係當中,這種不對稱性,就是談判權力的來源,主談者可以藉由操縱其他議題,便能在經貿議題迫使對方讓步。

  高佩珊說,這就不難瞭解,為何在美中經貿戰談判過程中,有中興、華為事件的發生、有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國大陸強硬發言、其他區域安全議題如朝鮮核武議題、美方發佈人權報告和台灣問題等等,只有透過不同的“議題聯繫”(issue-linakge),才能迫使對方讓步。

  她回顧,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簽署備忘錄,揭開貿易戰序幕,中美貿戰打了一年多,雙方在高度相互依賴關係下,很難用武力在單一議題上壓制對方。

  高佩珊舉例,美方2018年公布制裁清單前的緩衝期間,中國大陸反而決定先發制人,於去年4月1日搶先比美國更早發佈報復商品清單,在美國於4月4日公佈“301制裁清單”,中國大陸更於同日表示,也會再對大豆、汽車、化工等美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這樣主動出手反擊,顯示中國經濟實力崛起,累積更多談判籌碼,對於美國發動貿戰並未畏懼。

  她說,接著美國貿易代表署去年6月公布500億美元的加徵關稅清單,中國大陸同樣反制,一來一往,引起特朗普不滿,藉由公開發言與記者會,表達對中國大陸的不滿,似乎展現他的最後的底線,但是事後證實,僅是談判戰術的運用。

  高佩珊指出,雙方自2018年5月3日至今年5月初,已經歷經11回合談判,即使透過加徵關稅方式做出反擊,雙方顯然陷於僵局之中。

  她告訴中評社,長期來看,中國大陸即使經濟力量已然提升,拉近跟美國的差距,但是未能完全超越美國,可能仍採取談判協商來解決貿易紛爭,畢竟美中雙方零和博弈的報復性措施,會傷及兩國經濟。

  高佩珊也引述美國經濟分析局資料,2017年美國從中國進口5060億美元商品,向中國出口1310億美元的商品,美國的計算方式,只在商品貿易的部份,並未涵蓋服務貿易,也未將美國在中國大陸高達3千億的投資計算在內,在中國大陸投資的美國企業,可能會因此受到傷害。同樣地,美國出口至大陸的產品只有一千多億,雙方若持續擴大加徵關稅,後續中國能使用的籌碼也會逐漸減少。
 
  她整理雙方在幾次交手,可以看到有所克制,即便談判遭遇困難,陷入僵局,雙方代表團仍持續多回合的協商與談判,至今已進行11輪談判。
  
  高佩珊認為,既然美中雙方為長期博弈、重複博弈的關係,雙方在每一回合的互動,都會牽引下一回合關係的發展,要看到雙方因為單一議題的爭論,引發全面性衝突,這種可能性並不高,即便採取報復性措施,不太可能會任由局勢朝向零和博弈發展。

  她說,兩國官方高層代表團,仍維持固定的談判與協商管道,短時期內即使無法迅速解決歧見,長期而言,仍會維持競爭與合作的模式。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