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電訊]
中評電訊
徐正源:特金會背後的中國機遇
2018-03-14 00:47:22


【徐正源(圖片來源:國際在線)】

  中評社北京3月14日電(記者 徐夢溪)中國人民大學國發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徐正源表示,特朗普同意舉行特金會,或是為集中應對俄羅斯留出精力。她判斷,如果美國正準備專注應對俄羅斯,將為中國留出三到五年的緩衝期,中國應處理好五組關係,抓住這一機遇期。

  徐正源是在12日出席以“中美關係的新變化與新對策”為主題的研討會時提到上述內容。研討會由中國人民大學國發院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辦。

  近日美朝兩國快速達成會面協議引發徐正源的思考,為何特朗普在敵對國朝鮮未做出實質化讓步時就同意舉行會談?她分析,問題的答案或許在半島之外——美國是不是打算騰出手,做一件他們認為重要的事情?

  對此,徐正源研判,美國或是想快速解決朝核問題,以集中應對俄羅斯。

  為何美國準備集中應對俄羅斯?她認為,在美國的對手體系中,中俄最主要,但美國很難把中俄同時吃下。若進行戰略取舍,中國對美國是一個具有長遠性和全面性的挑戰,而俄羅斯的挑戰更緊迫、更現實的。專注於對手的流血點,將對手拖垮,或許是美國當前應對俄羅斯的一個辦法。

  這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徐正源分析,2018年只是美國應對中國的一個開端,這絕不會是一個高峰期。如果美國要集中應對俄羅斯,那麼對中國來說還有三至五年的緩衝時間。

  在這段緩衝期中,中國應該把握好五組關係:

  一是近與遠的關係。中國在考慮大國關係時,尤其要考慮近與遠的關係。現在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更近一些,因此我們要力爭經營中俄關係,把俄羅斯救活,這對中國有好處。而且既然美國通過亞太戰略加強圍堵中國,並且動員所有的盟國體系試圖達到這一目標,中國就應在結伴而不結盟的策略下分清近遠,在處理國家關係時,要多考慮政治賬,而不是經濟賬,避免吃虧。中國要盡量關注處理當前美國的圍堵,雖然遠期可以通過結伴關係處理中美關係,但近期也可以有所作為。

  二是把握好輕與重的關係。正因為中國對周邊安全機制建設或參與的少,導致美國有大量的機會參與地區安全事務,從而有機會圍堵中國。所以中國經營周邊,從戰略意義上講,某種程度上甚至比應對美國更重要。

  三是把握好虛與實的關係。美國對中國進行戰略妥協的空間有限,對此我們要心中有數,不應再把“合作”或通過夥伴關係造成的“均勢”當做唯一的的追求點。其實中美之間的矛盾較深,還是結構性的,難以淡化,因此我們可以從戰略方面牽制美國,避免美國集中火力應對中國。

  四是破與立的關係。當中國進行“人類命運共同體”和“新型國際關係”的構建時,可以借發展中國家改變規則的需求,順勢而為,這樣阻力可能會相對小。

  五是把握好內與外的關係。比如,美國對“中國製造2025”的理解是中國將不會進入市場經濟;十九大我們宣誓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讓美國感到一種制度和意識形態的挑戰,所以美國十分恐慌。地緣上,美國一直在擔憂,我們會否把美國的影響力驅逐出亞洲,因此美國會進一步團結其亞洲盟友。既然中國在發展中是不追求霸權的,而且我們不打算把美國逐出亞洲,那麼美國的誤判,在某種程度上,或許來源於我們在內宣和外宣上逐漸融合的原因。

  最後,徐正源表示,這一段緩衝期或許正是中國的機遇。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