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評論世界]
評論世界
聯合早報:共享腳踏車泡沫破裂的教訓
2019-03-15 12:23:50

  中評社香港3月15日電/新加坡聯合早報今天發表社論說,隨著共享腳踏車業者摩拜向陸路交通管理局申請歸還共享腳踏車的營業執照,意味著本地的共享腳踏車泡沫已破滅。從2017年初oBike和ofo先後投放共享腳踏車,到摩拜宣布撤出本地市場,共享腳踏車從開始到繁榮再到沒落,前後僅僅兩年時間。這雖然沒讓很多人感到驚訝,但還是有不少的失落者,畢竟共享腳踏車在過去兩年,滿足了很多人出門回家最後一公里路的代步需要。

  共享腳踏車被譽為中國的“新四大發明”之一,卻也率先走入窮途末路,而且留下難以收拾的爛攤子,包括在各大城市造就大量廢棄腳踏車堆積如山的浪費窘境,以及許多用戶無法取回押金。

  我國政府在2014年同意引進共享腳踏車概念。陸交局在2016年7月公布在局部地區試驗性推行有車樁共享腳踏車計劃。2017年1月,本地公司oBike搶先一步展開營運;2月,中國公司ofo進軍本地市場;3月,另一家中國公司摩拜跟進。在高峰期,本地一度有10萬輛共享腳踏車。

  然而,破壞共享腳踏車的現象隨即出現。有人從高樓拋下腳踏車,有人將之丟進水溝,有人拆除坐墊,有人把腳踏車鎖起來當私人資產。隨著三家主要業者投放越來越多腳踏車,亂停亂放阻礙行人和有礙觀瞻的問題湧現,輿論對此大加撻伐,要求有關當局加強管制。
於是,陸交局規定腳踏車必須停放在指定黃格內,動用電子圍欄和QR碼停車系統等技術手段確保使用者遵從,否則沒收腳踏車,業者須繳付罰款贖回腳踏車。業者也須將亂停亂放的腳踏車移到恰當停車格。當局也制定營業執照管制框架,規定業者能投放的腳踏車數量。一時間,業者面對許多限制。

  oBike第一個應付不了,去年6月突然結業,還無法償還押金給用戶。ofo未在指定期限內有效啟用QR碼停車系統及遵守其他相關條例,陸交局今年2月14日暫時吊銷其營業執照。該公司向陸交局要求延長期限,當局基於它在啟用QR碼停車系統方面有進展,所以批准要求,但這期間仍不能營業。ofo在本地的前景如何還說不准,該公司已裁退本地運營團隊,目前正同另一家公司探討合作,但是它的中國總公司據報陷入財務困境。
  社論說,新加坡地小人稠,適合這類未來共享經濟進行試驗性計劃。我國迅速開放市場予共享腳踏車業者,初期階段的近乎無管束狀態,雖然讓這個新產業百花齊放,但也使得業者之間出現無序競爭和殘忍的割喉戰。專家估計,每一輛共享腳踏車每天使用五趟,理應可盈利,但新麻聯盟科研中心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本地每輛共享腳踏車每天平均只使用0.62趟至1.64趟。這使得業者難以獲利。

  當局面對輿論壓力加強管制共享腳踏車,給業者增加了很多合規成本。這在某種程度上進一步提高業者盈利的難度。在需求方面,停放地點被嚴格規定後,無車樁共享腳踏車“隨取隨還”的便利度大為削弱,再加上正好遇上電動個人代步工具崛起,人們有了新歡而減少使用共享腳踏車。

  消費者對最後一公里路的代步工具仍有需求。目前看來,電動個人代步工具很有可能填補空缺。不過,過度依賴電動個人代步工具,人們最基本的步行運動減少了,長此下去不利於健康。這是我們須面對的便利與健康之間的兩難。

  共享經濟因為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出現而成型,將改變各個傳統經濟領域。現在主要的共享腳踏車業者走入末路,但我們還有幾家小型業者,它們的競爭壓力或許緩解了,但並不具規模效益。此外,有14家業者申請共享個人代步工具營業執照,要提供共享電動踏板車服務。共享電動踏板車還未形成規模,它們會否重蹈共享腳踏車業者的覆轍,還是最終能取得成功,現在還是未知數。

  不論是共享腳踏車還是其他新型共享經濟,我們應該抱開放包容態度。有關當局可以從共享腳踏車計劃實施的整個過程吸收教訓和經驗,為將來的這類試錯提供更好的幫助和合理管制,讓業者有機會生存卻又不至於亂象叢生。社會也須包容和調整,因為這類實驗倘若成功,就是另一個愛彼迎或Grab,為生活增添了方便,也為經濟注入新活力。

[返回首頁][更多評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