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評論世界]
評論世界
富權:選務調整救不了民進黨
2019-01-10 11:21:49

  中評社香港1月10日電/台灣地區本屆亦即第九屆“立法院”將於明年一月三十一日屆滿,按規定必須在明年一月十五日之前選舉產生第十屆亦即新一屆“立委”,以便於新科“立委”們按照“憲法”規定,在二月一日新一屆屆期開始時報到就職。而第十四任“總統”的任期也將於明年五月十九日屆滿,按規定必須在兩個月之前進行新一任“總統”選舉,以便於新當選“總統”按照“憲法”規定在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在以往,“總統”和“立委”是分開選舉的。首先是因為兩者的任期不一致:“總統”在“修憲”之前是六年一任,不過是由“國民大會”選舉產生,與一般選民無關,一九九六年改為全民普選產生後,改為四年一任,但“立委”卻是三年一屆,因而是各自選舉,在理論上只有十二年才交集一次。後來“立委”的任期也改為四年,與“總統”換屆同一年,但由於存在著上述的就職日期相差三個多月的問題,因而還是分開選舉,這就導致在換屆年的上半年,有兩次“中央級”的全島性大型選舉,緊接著進行。再加上“直轄市”的市長及市議員還有裡長,其他縣市的縣市長及縣市議員、鄉鎮長及鄉民代表等地方性選舉,就形成年年都有選舉,不但勞民傷財,而且也造成社會撕裂,因而決定,將所有選舉分為兩類,一是“中央級”的“總統”和“立委”選舉,並一併一道進行;另一是將所有的地方性選舉合併進行,亦即不久前進行的“九合一”選舉。基本上是這兩類選舉每相隔兩年(日曆上而不是時間上)輪替進行一次。但“直轄市”與普通縣市的換屆期不一致,為了遷就合併還曾延長“直轄市長”及議員的任期。

  現在問題最大的,是在將“總統”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後,為遷就新一屆“立委”必須在二月一日報到就職,不能遷就按照以往慣例在三月中下旬舉行的“總統”選舉,後反而是必須把“總統”選舉挪前到一月中旬,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如果“總統”當選人是本人連任,問題不大;但如果是新人甚至是政黨輪替,問題就很大,導致出現三個多月的“空窗期”,這將會出現所謂的“國安”問題。
  因此,“中選會”曾透露,將要研究明年的“總統”和“立委”大選是否分開進行,恢復到此前的分別在一月上中旬及三月中下旬舉行的問題。經歷了“九合一”選舉,部分民進黨籍的“立委”對此調整計劃懷有強烈的意願並表達支持。這是因為,在“九合一”選舉的實踐中,不但是民進黨籍的縣市長候選人紛紛落選,而且民進黨籍縣市議員候選人的當選率也大為收縮。因而這些尤其是出於競爭激烈的選區的民進黨籍“立委”們擔心,由於“九合一”選舉與“立委”選舉只是相隔一年零兩個月的時間,屆時民進黨慘敗的效應可能仍未完全消散,因而可能會落選。尤其是蔡英文的民調極低,可能會連累他們,不但是未能實現“母雞帶小雞”,相反可能會“母雞踩死小雞”,因而希望能將“立委”選舉與“總統”要求分開。

  並非不可能,過去就是分開進行的。但卻將會回復到過去“選舉連綿不斷”的狀況,整個社會都陷淪於選戰的亢奮情緒中,什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就成為空話。而且還需多支付數以十億元計的選務經費。

  另一個問題,是“公投綁大選”。有民進黨籍“立委”醞釀提案,修訂《公民投票法》,增訂規定某一天為集中進行“公投”日期的條文,甚至取消“公投綁大選”的法源依據。其實,“公投綁大選”是陳水扁的“發明”,是希望能夠以“公投來帶動民進黨的選情。在初時,由於是新鮮事,確實有不少選民“試鮮”,而改變了自己“懶得出門投票”的習慣,但終因“門檻”過高,而令“公投題”未過關,但也確實是提高了民進黨的得票率。

  文章說,十多年過去後,“公投”的“門檻”雖然已經降低,但選民對“公投”的意欲卻沒有增長。尤其是在今次“九合一”選舉進行的“公投”,本來選票就有好幾張,再加上三張“公投”票,並分兩階段進行,就顯得麻煩。因此,幾個與民進黨意識形態相近的“公投”題,尤其是那個“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都慘遭滑鐵盧。而且,也拖長了投票程序,引發選務糾紛,實際上丁守中就發動了選務官司。如果“公投”不再捆綁大選,可能會減少這些弊端。
  上述的選務調整,還只是“普遍性”的問題;而現在正在執行的十年一次的“立委”選區檢討重劃,卻將會傷害個別民進黨人的切身利益。實際上,“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立法院長”蘇嘉全協商確定“中選會”的提案,是高雄、屏東縣在第十屆“立委”選舉選區都將少一席,新竹縣和台南則增加一席。其中,高雄被減少的選區正是現任民進黨籍“立委”管碧玲的選區,其選區將被一分為三、分別劃歸其他三個選區。因為這三個選區都有民進黨籍的“立委”在經營,管碧玲不可能“奪人所愛”,這就將會導致“資深“立委”管碧玲沒有選區可選。對此,管碧玲在臉書留言表示,“沒有人需要公開對我說一句什麼話,確定失去戰場第一天清晨,心酸酸的!”“信任圈不能這麼小”。

  管碧玲可能會有“被拋棄”的感覺。實際上,自謝長廷遠派日本後,“謝系”的利益就未能被照顧好,連過去穩握兩席的民進黨中常委,也已掛“零”,是黨內各主要派系中唯一“一無所有”的派系。如果不是卓榮泰當選民進黨主席,“謝系”就徹底地“謝”了。

  管碧玲落到這個地步,可以說是“何須自尋煩”。自己的丈夫在大陸求學,卻又大打到大陸進行學術訪問的管中閔。馬英九的所謂“特支費案”,就是她最先“揭發”的,“攪得週天寒徹”。本來,她的最大意願是出任“教育部長”,但蔡英文寧願給別人,也不給管碧玲。不過。可能是“塞翁失馬”,因為“拔管案”,已經先後倒下了三個部長;倘管碧玲出任“教育部長”,也將逃脫不了他們的命運。

  倘是在過去那樣實施“中選區複數名額不可讓渡制”,管碧玲還不至於會有此一“劫”,因為既然是複數應選名額,只要得票率超過百分之十,就有當選的機會。但在曾任民進黨主席的“民主聖人”林義雄施加絕食的壓力下,除了“立委”名額減半,還實行小選區的“單一選區兩票法”,每一個選區都只安排一個應選名額,反而對民進黨不利。而且,這種選制,導致形成兩大黨對峙,其他眾多小型政黨都被剝奪進入議會發聲的機會。這與歐洲大陸各國,為了能讓小型政黨也能在議會發聲,而普遍採用“比例代表制”的選制,背道而馳。

[返回首頁][更多評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