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
華人網絡
海外留學憂心事一籮筐 全身心融入不著慌 
2019-01-03 11:34:28

  中評社北京1月3日電/留學憂心事一籮筐 全身心融入不著慌

  留學有許多好處,但相比在國內求學,學子們操心的事情要大大增加。除了要面臨學業壓力,他們往往還要應對社會動蕩、文化價值觀迥異、留學政策突變、學費註冊費上漲等造成的各種難題。

  2018年,除了擔心“衣食住行”這些老生常談的因素之外,許多留學生的心底又額外平添了許多新的憂心事兒。

  安全問題最讓人擔心

  2018年11月17日開始,法國各地持續爆發騷亂。“黃馬甲”抗議活動的第一天,就造成600多人受傷,2人死亡。“黃馬甲”運動每周六均在法國巴黎和外省舉行較大規模的示威抗議活動,時間長、參與人數多、涉及範圍廣。局勢目前雖然已有所緩和,但示威抗議活動仍可能發生,法國交通安全和社會治安形勢仍較為複雜。

  在法學子的日常生活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直接影響。柯妍如是在法國亞眠高等教育預科學院就讀的一名學生。她有點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會每天更多關注新聞,以了解周邊地區的安全狀況。如果去周邊城市,她會通過多渠道了解那裡的近況,確保安全後再安排行程。

  社會治安狀況讓中國學子擔心不已,警惕身邊隨時可能發生的恐怖襲擊,則成為他們要學會應對的“新課程”。2018年,全球範圍的恐怖主義活動仍頻繁發生。部分國家種族主義抬頭,種族歧視和種族衝突事件接連不斷。邱楓是在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留學的研究生一年級學生。2018年剛開學不久,邱楓所在學校附近就發生了針對猶太人的“10·27美國教堂槍擊案”。“在我上學這個地方,只要有本州的身份證或者駕照就可以買槍。買把槍就跟買棵白菜似的簡單,去沃爾瑪超市就能買,而且挺便宜。”邱楓說。

  “槍擊案發生後,連學校的美國人都嚇得不行,中國留學生對人身安全的擔憂之情可以想見。”邱楓說。

  俞詩渝目前在倫敦大學學院留學,她對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都不放心。在她看來,“倫敦挺不安全的。除了流浪漢,這裡的黑幫也是真實存在的。”在俞詩渝的宿舍樓下,有一排球迷小酒吧。球迷喝多了就容易有一些過激行為。所以,她不得不每天下午五點一下課,就直接回宿舍,晚上出門也要和同學結伴而行。

  “除了人身安全還有財產安全,晚上發生被騎摩托車者搶手機的事情很正常,即使是身高一米八、身體很壯的男生在路上都會被搶。”俞詩渝補充道。不久前,她去市中心逛街被偷了書包。現在,她出門基本不帶現金,把銀行卡也貼身放著。

  花費持續上漲總糟心

  2018年11月,法國政府突然宣布:從2019年9月開始,非歐盟國學生公立大學註冊費本科變為2770歐元,碩士博士註冊費上漲為3770歐元。與先前只有幾百歐元的註冊費相比,新版註冊標準一夜之間“翻了10倍”。柯妍如說:“註冊費上漲這個消息剛公布的時候,真的讓我很糟心,因為漲幅實在太大了。但書總是要繼續讀下去的,所以也只能接受。”

  學費的持續上漲趨勢,不僅對在海外的學子產生了壓力,對於準備出國的學子來說也有不小的影響。殷澤昊是武漢大學的一名在讀研究生,從兩年前就準備留學法國。為此,他專門補習法語,並去法國交流學習了一個學期。註冊費上漲可能導致他不得不改變選擇。“除了法國,我還能選擇申請其他國家。除非我能申請到法國學校比較頂尖的專業,讓我所花的學費物有所值,我才會試一試。”殷澤昊說。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家的外國留學生學費,在2018年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漲。在這些國家求學的學子,都面臨同樣的問題。

  各種傳言引憂心

  原本只是冀望安安靜靜地度過自己的留學時光,但在現實中,這種願望很難由學子自己說了算。

  2018年,各種事關中國留學生身份的傳言一下子多了起來。

  悉尼大學研究生二年級的鄒妮婕經常從微信公眾號、微博上看到關於澳大利亞留學和移民的各種傳言,有的傳言是學費要漲價,有的傳言是某個專業將不再是移民專業等。“之前還有傳言說未來新移民只能去小城市。事實上這並不是新政策,而只是澳大利亞某個城市規劃部部長在一個非正式的場合說的話。一些媒體危言聳聽而已。”鄒妮婕說。不久前,她也誤以為自己只能移民小城市和偏遠地區,並為此苦惱過一段時間。

  邱楓也常常在微信公眾號上看到關於美國留學政策的各種傳言,很多是美國簽證政策和移民政策將收緊的內容。“那些想要畢業後繼續留在美國工作的中國留學生很關心這類消息,”邱楓說,“但我們應該關注具體的政策內容,不能簡單聽信傳言。”

  重壓之下,學子都是怎麼做的?

  2019年,上述問題還會緊緊伴隨著許多中國學子的日常生活。

  面對這麼多憂心事,學子們都是怎麼應對的?其實,他們中大部分人的適應能力非常強,或者說中國留學生表現出極強的融入能力和適應力。邱楓留學之前,從媒體上看到過許多美國槍擊事件的新聞。當時他就覺得“美國怎麼這麼亂”。到了美國之後,他發現雖然校園周邊就發生了槍擊案,但總體上環境安全還是令人滿意的。“就我所在的學校而言,安全方面做得很好,每天都有專門的防彈車接送學生,也有專人巡邏。”

  留學法國的柯妍如表示,騷亂雖然沒停,但法國的遊行都經過政府備案,而且有規定的時間和區域。那自己就避開遊行的時間和地點,躲著走唄。至於法國註冊費上漲這件事,她在冷靜分析後,覺得漲後費用依然要比英國、美國低,所以還是可以接受。“此外,外國留學生與歐盟學生享受一樣的待遇。並且,對非歐盟國家的學生漲學費的話,可能以後入學錄取條件也會相對降低一點吧。”

  “好好學習才是最重要的。”柯妍如表示。

  也有一些學子將自己目前的求學經歷與日後的工作生活打算聯繫在一起。俞詩渝去英國留學之前,曾參加國內互聯網公司的招聘。經過4輪面試後,她依然未被錄取。於是她想避開國內激烈的人才競爭環境,到國外試試。“現在找一份稱心工作真的很難。國內每年畢業的大學生那麼多,我想進入的互聯網行業,錄取門檻又很高,大家都擠破頭往裡面衝。”而在英國,俞詩渝所學的人機交互專業認可度很高,找工作的競爭者沒有國內多,所以她想未來試試留在英國。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