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
華人網絡
美國高校用上AI招生助理 
2018-12-06 14:30:35


【資料圖】


【亞利桑那大學本科生招生主任凱西⋅烏爾奎德斯(Kasey Urquidez)】

  中評社北京12月6日電/現在正是美國申請上大學的關鍵時刻,無數滿懷希望的高中畢業生正努力說服招生委員會,爭取在自己選擇的學校獲得一席之地。但如果這個委員會不是由真正的人類組成的評審團呢?相反,如果你必須給機器人留下深刻印象,或者贏得人工智能(AI)驅動算法的青睞,情況又會如何?

  你可能竭盡所能地把自己的申請包裝起來,突出顯示成績、課外活動以及引人注目的論文。這是在浪費時間嗎?

  放鬆點,現在這些機器人評審人員還沒來到大學!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是否錄取申請者依然將由真正的人類決定。而且在錄取結果方面,人類很可能永遠擁有最終決定權。然而,就像AI對幾乎每項業務的影響都處於相對早期的階段一樣,AI幾乎肯定會在大學校園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或許還會幫助大學職員決定你最終能否成功申請入學。

  美國高校的AI 招生助理走馬上任

  學校不得不玩這種冒險而昂貴的數字遊戲:他們能發出多少封錄取通知書,同時又能滿足新生入學的要求?他們知道自己想要錄取的學生數量,然後必須計算出他們必須發出多少封錄取信,因為他們知道許多申請者還有其他錄取通知書需要考慮。那麼,這些學校是如何確定誰會得到這些錄取通知書的呢?

  Conversica首席執行官亞歷克斯⋅特裡(Alex Terry)表示:“如果你認為,在某些規模最大的商學院,他們今天還沒有使用某種算法,那就太天真了。當你的學校收到4萬或10萬份申請時,這是一項龐大的信息技術任務。”Conversica提供“對話式”AI商業解決方案,其中包括配備AI的高等教育招生助理。

  事實上,AI非常適合解決這個問題。布萊恩⋅科諾茨(Brian Knotts)是Ellucian的首席架構師和高級研究副總裁,專為高等教育設計軟件和服務。科諾茨表示,AI可以通過對數據特征進行分組,幫助商學院“預測那些導致入學申請成功或失敗的因素”,這些數據特征顯示出為什麼有些學生能順利畢業,而有些學生會輟學。

  當然,科諾茨說,對於任何一所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依賴算法來構建避免偏見的AI系統的大學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學生和其他顧問可以“回顧這些算法正在做的事情,然後創建一些核心概念,比如,計算機永遠不會拒絕申請者的入學申請,計算機將幫助確定一個人被錄取的可能性。

  儘管取得了謹慎的進展,但全美各地的大學管理人員仍在考慮AI如何幫助他們應對入學挑戰。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招生執行主任米格爾⋅瓦西萊夫斯基(Miguel Wasielewski)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稱,雖然該校目前沒有在招生過程中使用或計劃使用AI,但AI可能會成為一種有用的工具。

  他寫道,結合強有力的“整體評估”,AI可能會揭示更多的觀點,為招生評估過程提供信息,並可以支持我們的篩選工作,根據學生的申請材料,決定哪些學生成功的干預措施可能對及時畢業很重要。”瓦西萊夫斯基明確指出,這種全面的評估仍然依靠“人類的努力”,是人而不是機器仔細研究和評估申請者對短文、簡短回答問題、簡歷、考試成績和推薦信的書面回復。

亞利桑那大學本科生招生主任凱西⋅烏爾奎德斯(Kasey Urquidez)表示:“我們肯定將AI視為招生過程的一部分,希望能夠為他們提供人類無法實現的全天候服務支持。”也就是說,烏爾奎德斯也不打算讓機器立即具有拒絕申請的權利。她說:“如果沒有我的團隊成員,我永遠不會想要做出一個完整的決定。這些人都受過培訓,明白學生要想成功需要什麼,並會做最後的評估。”

  亞利桑那大學通常會收到約3.5萬份新生申請,提供約7800個學位。而那些平均績點為3.0分、在高中修過必要課程的申請人,則可以被三所州立大學中的一所錄取。對於亞利桑那州或其他地方的其他申請者來說,烏爾奎德斯可以設想這樣一種情況:有朝一日,電腦可能會出現在被忽視或處於邊緣的申請者面前,他們的背景中可能有某種東西表明他們有機會在大學裡取得成功。也許某個學生的總平均成績有點兒低,但其成績卻始終在上升。

  烏爾奎德斯表示:“我們總是說要做招生辦公室,不一定要做拒收辦公室,所以我們想辦法讓學生能夠被錄取。最重要的是,他們在這裡會成功嗎?”

  實現錄取成功幾率最高的學生的目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ORU首席信息官邁克爾⋅馬修斯(Michael Mathews)表示,對於一所像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這樣規模的大學來說,這可能意味著,對於任何規模的學校來說,都要費力地篩選2萬至4萬名申請者。

  他問道:“從人力資本的角度來看,我們如何利用現有的資源,將大部分時間花在那些非常適合、希望留在這裡、有經濟能力的申請者身上?這就是增強智能將發揮巨大作用的地方。我不認為AI會產生所有這些自動回復,我把它看作是基於信息的推薦,但你仍然需要人類來驗證它告訴你的東西。”

  在招生過程中使用AI會如何改變你申請學校的方式,目前還不清楚。一如既往地,成績、考試分數和所有其他通常的標準仍然是最重要的。但AI解決方案可能最終會幫助申請者縮小對未來學校的選擇範圍,甚至可能有助於撰寫申請論文。

  新生咨詢了20 多萬個問題?AI 客服已上線

  位於亞特蘭大的佐治亞州立大學開始使用一種名為“突襲”(Pounce)的AI聊天機器人系統,它不是用來決定哪些申請者能被錄取,而是用來減少“學生融化”(student melt)現象。“學生融化”指的是那些被錄取但秋季入學時從未露面的孩子。70%以上的學生是非白人,這個學生群體代表著美國最大的低收入群體之一,最符合獲得經濟援助的條件。

該校負責學生成功事務的副校長、教授蒂莫西⋅裡尼克(Timothy Renick)表示:“招生過程中,對我們和學生來說真正的障礙是高中畢業和進入大學之間的那個夏天。因為學生們在夏天必須完成所有程序性工作,包括填寫助學金申請、註冊課程、選擇專業、尋找住房等。”

  2016年夏天,佐治亞州立大學建立了一個基於2000多條短信回答新生常見問題的知識庫,內容包羅萬象,從填寫聯邦財政援助表格到父母離婚怎麼辦等。該校還與名為AdmitHub的AI對話公司合作,在基於文本的平台上向學生提供這些答案,學生可以在智能手機上全天候獲取這些答案。

  裡尼克說,在秋季開學前的三個月裡,僅新生就咨詢了20多萬個問題,平均響應時間為7秒。得益於Pounce系統的幫助,這所大學第一年減少了22%的“夏季融化率”,從那以後又減少了37%。裡尼克指出,人類負責書寫這些學生問題的答案,因為他說AI的答案質量不夠好,如果學生得到錯誤的信息,甚至可能帶來法律風險。

  AI所嘗試做的是給學生提供希望正確的答案,如果它找不到這些答案,就把問題轉給工作人員。學生們很清楚他們在與聊天機器人互動,也可以選擇與真人交談。裡尼克說:“我們在凌晨1點使用聊天機器人的次數比上午10點要多。大學通常的商業功能與你17歲時的行為模式正好相反。”但學校也發現,有些聊天機器人的參與者承認,他們會問些他們不會向人類咨詢的問題,比如當一個學生的家庭狀況不穩定時。

  瓦西萊夫斯基呼籲進行更多的研究,以全面探索大學的選擇,但他表示:“利用AI來提高以人為中心的招生決策工作,可能是我們未來開始看到的事情。”與此同時,學生和家長們可以從佐治亞州立大學的裡尼克的評論中得到安慰:“機器人無法決定是否錄取學生,而且據此還很遙遠。”

  (來源:網易智能)

[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