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
華人網絡
華人密切關注哈佛招生案
2018-11-08 18:02:20


【圖為亞裔抗議者在波士頓抗議哈佛大學的歧視政策。  (資料圖片)】

  中評社北京11月8日電/自“哈佛歧視亞裔申請人”訴訟案開審以來,華人社區熱議不斷。美國亞裔舉辦多場集會,以公開發聲的形式表達群體訴求,倡議大學招生廢除種族考慮。《紐約時報》稱,此案是有關平權法案未來命運的戰鬥。

  逆向歧視 由來已久

  據美國《僑報》報道,美國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10月15日開始審理哈佛大學招生程序中歧視亞裔美國申請人一案。

  《紐約時報》此前報道,由美國保守派法律策略師愛德華·布魯姆創辦並領導的非營利組織“大學生公平入學”,2014年狀告哈佛大學在招生中系統性歧視亞裔,以“種族平衡”政策為由,壓低亞裔申請人的個性評分,把很多成績優於其他族裔的亞裔申請者排除在錄取範圍之外。

  作為這種說法的重要佐證,哈佛大學一份2013年的內部研究顯示,如果錄取時僅考慮學術成績,新生中亞裔的比例將達到43%,而非裔只有不到1%。但哈佛10年來的招生情況顯示,亞裔平均只占新生整體的18.7%,非裔為10.5%。

  哈佛招生案引發熱烈討論,不僅關乎教育公平,更劍指平權法案。美國平權法案始於上世紀60年代,意在通過法律形式對少數族裔、婦女等歷史上被排斥的群體給予關照。但哈佛等大學在招生中以其為法理依據,引發“逆向歧視”的爭議。《華盛頓郵報》評論說,此案可能成為圍繞平權行動展開的漫長辯論中的又一里程碑。

  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教授李斧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相對非裔、拉丁裔等族裔而言,錄取比率較高的亞裔則很少被照顧。如果亞裔被進一步“細分”,那麼亞裔中的華裔、印度裔、日裔還會更吃虧,這顯然不合理。

  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陳奕平認為,平權法案距今已有50餘年歷史,和其初衷漸行漸遠,嚴重扭曲了招生公平的原則,亟需糾正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的做法。

  “平權法案對於扶助弱勢族裔,是有益處的。但是不能犧牲標準、過度執行,放棄公正會妨礙社會進步。”李斧認為,無論如何,把哈佛的招生錄取公訴到法庭上,都是對平權法案一次很好的檢驗。

  法案存廢 引發爭議

  哈佛在法庭文件中稱,一旦消除“平權法案”對弱勢群體的“照顧”,受惠最大的將是白人學生,白人學生的占比將從現在的40%增至48%,亞裔將從24%增至27%,而非裔將從14%降到6%,西裔也將從14%降至9%。

  雖然對哈佛故意降低亞裔的個性評分感到不滿,但對涉及案件的審判乃至平權法案的存廢,華人群體內部呈現兩種聲音。支持控訴哈佛者稱“亞裔美國人也有美國夢”,反對者態度謹慎,稱“華裔不會做保守派廢除平權法案的棋子”。《紐約時報》認為,兩場立場迥異的聲援活動顯示亞裔世代意識形態的巨大差異。

  “這場官司還有另外一個因素不可忽視。美國學校的錄取政策近年來發生改變,並不是簡單針對族裔。而是把錄取標準從單純偏重考試分數,擴大到各個方面,尤其是其中潛在的個人領導能力。”李斧認為,美國名校認為自己的責任是培養未來的領軍人才,看重多方面能力和潛力。亞裔家庭往往偏重考試分數,忽略多方面社會活動,在主觀分數上自然處於不利地位。
  
  究竟該如何看待平權法案?美國舊金山灣區中國統一促進會顧問蔡文耀認為,華人要三思而後行:“由黑人抗爭來的平權法也使得其他少數族裔從中獲益,在各個方面受其保護。假如平權法取消,弱勢族裔在經濟能力、教育程度都較低的情況下,上升的渠道和機會將越來越少。我們華人也需要反思一下,在爭取個人利益的同時,也要維護整個少數族裔的利益,假如執意打這場仗,將來需要打其他仗時,曾經並肩的少數族裔可能會拒絕合作。”

  呼籲公平 智慧抗爭

  自10月15日開庭以來,該案獲得了近百亞裔組織以及美國司法部的支持。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當地時間11月2日雙方律師結辯。由於案件複雜,法官需要6至8個月才能判決,最後預計會上訴至最高法院。

  此案是否會撼動平權法案的根基,對美國國家政策和司法判決產生影響?李斧指出,美國的司法體系總體來說還是比較獨立。法庭審判不會單純受社會影響。這場官司的最終判決,要看庭審證據的法庭認定。如果認定為族裔比例受控制,那麼很可能對哈佛不利;如果認為是錄取標準範圍擴大,也可能對哈佛無害。

  近年來,亞裔團體抗議社會不公事件的呼聲漸高,喚起了對在美亞裔群體權利意識構建的關注。“華人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正在逐漸改變‘啞裔’的形象,他們開始去游說,去爭取,我們看到亞裔在覺醒。”陳奕平指出,參政也是一種方式,亞裔投票率並不高,參政不積極,導致當選的比率也很低,對權益的維護是不利的。

  既要主動維權、奮力爭取,又要謹慎選擇,避免盲目站隊,亞裔努力的方向是什麼?美國法律政治學者張軍律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美國是法治社會,訴諸法律解決是正當途徑。同時,受到壓抑的群體勇於站到台前發聲,主動表達集體訴求,對於培育該群體的權益意識是有助推作用的。

  李斧認為,為了避免不公正待遇,亞裔須加大自身在社會中的聲音和力量。其中,最重要的是提升社會事務參與度,其形式包括參政、助選、捐款等。

  圍繞哈佛招生展開的拉鋸戰表明,公平並非唾手可得,華人群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很硬的仗要打。張軍認為,在爭取自身權益的過程中,亞裔或會發覺自身作為少數族裔的力量薄弱,故而需要同其他族裔進行聯合,相互扶持,共同發聲,以協作增強發聲力度,收獲更強回音。

  原標題:《平權法案向何處去?》

  (來源:海外網)

[返回首頁][更多華人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