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國周邊]
中國周邊
金東根:韓國的選舉文化與政治傳統
2019-05-20 00:17:22


【韓國政界資深人士金東根受察哈爾學會邀請,舉辦以“韓國的選舉文化與政治傳統”為主題講座(左三)(中評社 武毅攝)】


【金東根進行主題發言 (中評社 武毅攝)】


【金東根與嘉賓交流 (中評社 武毅攝)】


【講座現場 (中評社 武毅攝)】

  中評社北京5月20日電(實習記者 武毅)5月17日,韓國政界資深人士金東根受察哈爾學會邀請,舉辦以“韓國的選舉文化與政治傳統”為主題講座。金東根是韓國政治家、察哈爾學會文化與和平委員會委員、韓國國際文化交流院國際地方政府交流委員長、成均館大學客座教授,曾任韓國水原市副市長、韓國京畿道副知事。活動由察哈爾學會助理秘書長劉洋主持。

  二戰結束後,韓國實現了經濟發展、政治民主,並躋身發達國家行列。它移植了西方民主制度框架,在民主陣營近30年的鬥爭中,西方民主框架與韓國本土政治文化之間進行了艱難的磨合。韓國的政治制度,尤其是選舉制度,一直以來都受到亞洲地區乃至世界的關注。

  金東根首先介紹了建國以來韓國的政治選舉概況。1948年大韓民國成立,當時的韓國作為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文盲率高達80%,而就是在這種情況韓國引進了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度,開始了第一次選舉,這對於政治領域而言無疑是一次巨變。在韓國選舉制度70餘年的演變過程中,共舉行了19次總統選舉,其中直接選舉12次,間接選舉7次。其中,第二屆、第三屆、第十三(1987年)到第十九屆(2017年)均是直接選舉。間接選舉中,第一、第四屆是由國會議員選出,而第八(1972年)到第十二屆(1981)則由選舉團選出。對於總統選舉,民眾普遍更傾向於直接選舉。在1995年後,中央開始下放權力進行地方選舉,直接選出市、道知事和市長、郡守。

  金東根認為,從支配韓國數百年的思想根源入手,有助於更加清晰地了解韓國政治制度所呈現出的特點。在韓國的政治文化中,最具影響力的要屬儒教文化。從中國明朝時期開始,儒教文化開始深深植根於韓國社會,儒教的宿命、正統、名分、信義思想構成了韓國文化的主流思想,其所倡導的天命意識,有助於統治者將自己地位合法化,因此在當下的韓國老年階層中,還存在有統治者是受命於天的固有認知。將儒教中的“孝”文化延伸放大,便強化了韓國的家族主義、地域主義,表現在政治領域就是歸屬主義優先於業績主義。同時,受儒教思想的影響,韓國政治生活中還體現出教條性格的特征,這在抵抗軍事獨裁體制過程中表現更加鮮明,民眾不以業績和結果來評價政治,而用善惡概念來作出評判,這就非常容易形成道德對立的局面,進而導致在韓國的政治領域要想妥協解決問題變得十分困難。實際上,政治領域中很少有誰完全對或完全錯的情況,無法實現正當妥協和相互合作,大部分鬥爭或敵對關係的形成都是為了反對而反對,這種做法是不明智的。在抵抗軍政府的過程中,抵抗他們這種行為屬於道德正確,因此如果獻出了生命,不管目標是否實現,一般社會成員都會高度評價這種行為,認為這是用生命進行鬥爭的“殉教者”的姿態。

  金東根表示,韓國政治中存在根深蒂固的裙帶文化,其著重體現在地區主義。裙帶文化不僅局限在私人領域,在政治領域也發揮著巨大影響。現代韓國政治中政治領導人和家臣這一准家族集團的形成,以及重視血緣、地緣、學緣的文化也可以被解釋為家族主義的延續。在總統競選過程中,如果總統候選人脫離原來的政黨,重新參選的話,這種行為不會得到國民的支持。在選舉過程中,候選人往往會給民眾灌輸一種思想,即當地人就應該選當地的候選人,這種地區主義投票傾向從1971年總統選舉時開始凸顯。而從總統角度來看,總統為了政權的穩定,也往往會任命同鄉的人進入國家機關,但是這種政治領導勢力的准家族化現象阻礙了政黨的發展,地區主義的傾向如果在以後的選舉中進一步延續,就會產生一種惡循環,這種方式亟需被改進。

  金東根指出,韓國還具有權威主義的政治文化。在血緣集團、同學集團和地區集團等裙帶集團內部,上級的權威主義態度和下級的服從態度表現尤為強烈。如果在選舉過程中,一個競選人 批評自己的上級或對上級指指點點,那麼他絕不會得到高的票數。例如地區投票通常是某地區80%—90%的選民將選票投給某位候選人,這實質上就是順應地區利害關係、氛圍和權威的權威順從態度。

  金東根表示,韓國當前還有一種超現代化的政治文化,特別是在年輕人群體中表現得比較明顯。在青瓦台出台國民請願制度後,在青瓦台官網上,國民可以直接通過互聯網參與投票。比如他所在的自由韓國黨,在國民請願的網站上“榜上有名”,要求自由韓國黨進行解散的人數就高達一百萬。年輕人也會經常利用互聯網直接參與政治,表達意見。因此在選舉中,各個候選人不得不重視國民的訴求與態度反映,如何應對國民請願非常重要。作為超現代化政治文化的縮影,韓國現在有許多新社會運動,包括以環境、女性、同性戀、反戰等為主題的各種運動,當前韓國社會的政治社會運動主要圍繞勞動糾紛、不公平競爭、地區間以及社會階層間的貧富差距等問題。

  金東根強調,韓國的政治制度最需要穩定,因為韓國社會最不信任的是政治家和政治制度,國會缺乏自律的行為需要改善。韓國的國會往往以執政黨為中心,充當輔佐和保護政府的防彈衣,以中央黨為中心的派系政治和聚散離合,這導致了國會運行的非民主性。此外,還存在以朝野政黨領導人為中心的機械式國會表決形式以及國會議員個人信念缺失等問題。他指出,韓國的政黨都比較短命,對外部政治變化和政治權力組成過於敏感,存在以政治領導人為中心的人物中心政黨結構傾向,在重組和解散之間反覆,截至目前為止都沒有持續二十年以上的政黨,平均存在時間不到四年,比國會議員的任期還要短,因此也就無法形成長期的執政理念。

  金東根談到,在當前韓國的選舉形勢方面,雖然國民關心政治,但是政治參與度卻不高,積極的政治參與更是微乎其微,比如直接參與選舉活動或者以實際行動來支持政黨。雖然民眾在選舉過程中參與度不高,但是在抗議遊行、示威等活動中的參與度卻非常高。自2002年大選開始,國民政治的參與度開始呈逐漸升高態勢,就投票率而言,70%—80%的投票率雖高於其他發達國家,但逐漸下降的趨勢卻非常明顯。其中,總統大選的參與率最高,其次是國會議員選舉、地方選舉,從地域方面來看,大城市投票率相對較低,農漁村反而偏高。

  金東根指出,在當前韓國的選舉過程中,還有一個顯著特點是以政治領袖為中心的投票形式。民眾往往忽略政黨理念和政策約定,使得以政治領導人為中心的投票形式盛行,這種現象也成為阻礙政黨政治發展的原因。

  最後,金東根表示,韓國選舉中難以預測的突發情況日漸突出,比如特定熱點問題突然獲得國民支持,引發突發政治變化或緊張狀況。選民們的投票行為與其說是基於理性判斷的政策指向性投票,不如說是感性的迎合大眾主義傾向的表露。韓國在社會發展、經濟發展方面取得了比較大的成就,但是在政治層面還存在很多問題。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的選舉中,與權威主義、裙帶關係等近代性因素相比,依托政策、理念去競選的比重會增大。



[返回首頁][更多中國周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