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陳柏光:讓金廈大橋成兩岸和平發展道路起點
2019-01-12 00:11:21


【金廈大橋的興建,不僅可促使金廈共同生活圈的形成,而且可以讓金門成為許多兩岸政策的先行示範區。】

  中評社香港1月12日電(作者 陳柏光)1979年元旦,大陸全國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建議兩岸商討結束軍事對峙狀態,並提出開放兩岸三通與擴大交流等對台政策重點,開啟了日後兩岸交流互動的進程。今年適逢《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紀念會談話中,重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九二共識”等對台政策基本方針,並提出“攜手推動民族復興”、“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實現同胞心靈契合”的“習五點”,作為推動“和平統一”的具體指導。對此,蔡英文則是以拒絕接受“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等強硬言詞回應,談話中欠缺化解兩岸僵局的誠意,以及未來大陸政策實施的具體構想,殊為可惜。

  金門從軍事衝突與對峙時期的前線戰地,蛻變為協商交流時期的前沿門戶,在兩岸關係的發展歷史上始終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習近平在前述談話中,針對兩岸經濟合作議題,提出包括“經貿合作暢通”、“基礎設施聯通”、“能源資源互通”、“行業標準共通”的“四通”構想,並特別指出可以優先實現金門、馬祖與中國大陸福建沿海地區“通水、通電、通氣、通橋”。金、廈自清朝開始向來併稱,兩地在2018年8月完成“通水”工程,時任金門縣長陳福海在通水儀式中曾進一步拋出“通水、通電、通橋”的“新三通”議題,在當時引起政壇一陣議論。

  習近平與陳福海所提的“通橋”,即是指連結金、廈兩地的“金廈大橋”。金門縣政府早在2006年時就已經做過相關的可行性評估,而前“總統”馬英九在2009年也對大橋的興建表達強烈意願,認為此舉對於兩岸發展具有重大意義。根據“行政院經建會”於2009年公佈的《金馬中長期經濟發展規劃》,“金廈大橋”的建設規劃可分為北線與南線,北線連接金門本島與大嶝島,又稱為“金嶝大橋”,全長約8.6公里;南線連接烈嶼(小金門)與廈門本島,又稱為“烈廈大橋”,全長約6公里;當時政府傾向興建南線的“廈大橋”,認為可以直接串列金門與廈門市中心,帶給金門的經濟效益較大,能夠增進金門人民生活水準、帶動當地觀光產業發展,以及促進金廈區域經濟合作。而大陸方面也將“金廈大橋”納入福建省“三縱八橫”高速公路網的規劃中,作為“廈門-金門”跨區域連絡線的一部分。“金廈大橋”如果建成,從金門本島出發至廈門的行車時間約四十分鐘,從烈嶼出發至廈門僅需二十分鐘(金門本島與烈嶼間可透過興建中的金門大橋聯通),將可使目前一小時的“小三通”船舶航程節省三分之一至三分之二,金門可望成為兩岸物流鏈的連結樞紐,不僅可以帶動金門的經濟發展,更可以促成與鄰近城市更緊密的結合,形成“金、廈、漳、泉一日生活圈”。

  目前,台灣民眾對於兩岸關係未來的發展方向,大致可以分為“統一”、“獨立”、“維持現狀”或“中立”等四種論點,不管哪一種論點,“和平發展”都是其中的最大公約數。根據中華民族致公黨於2018年底所做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將近七成(69.5%)的民眾不同意“兩岸和平發展就是親中”;有超過六成(63.9%)的民眾同意“兩岸和平發展就要只談經濟不談政治”,其中金門民眾更有七成以上(71.2%)同意此一觀點;此外,在對於金門未來在兩岸關係發展中扮演的角色方面,該民調顯示有超過七成(74.1%)的金門民眾支持金門成為“經貿自治實驗區”(各縣市民眾整體支持率為41.1%),另有接近八成(79.5%)的金門民眾支持金門成為“兩岸和平試驗區的試點城市”(各縣市民眾整體支持率為46.4%),顯示當地民眾對於讓金門成為兩岸政策的實驗區或試點城市,具有高度的意願及認同。

  實際上,金門地方人士近年曾公開提議比照當年“先小三通、再大三通”的模式,將金門建設成為兩岸的“和平實驗區”,作為兩岸洽簽和平協議前的試點區,建議中央政府在各種交流層面上賦予金門較大的彈性與適當的授權,並啟動制定《海峽兩岸和平發展金門實驗區條例》,期望金門能在推動和平發展的過程中,以突破性的做法來扮演突破性的角色。而在兩岸於2010年簽署《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前,即有研究建議政府應當運用金門在兩岸間的特殊樞紐地位,在“人流”與“錢流”方面適度鬆綁,引進產業投資,發展服務業,不僅有助於金門地方產業發展,也可建構金門發展“兩岸經濟自由區域”的良好投資環境,作為兩岸經貿正常化的先行示範區域。目前,ECFA由於“太陽花學運”發生,引發國人對於開放市場可能造成台灣產業空洞化、失業情形更形惡化等疑慮,導致後續的《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卡關,政策未能繼續完整推動。因此,由金門作為ECFA後續完整推動的試點區,用以驗證實施過程中的利弊得失,作為政府是否完成《服貿協議》與《貨貿協議》的簽署及實施,亦不失為可行之選項。

  從1987年政府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親迄今,兩岸交流互動已逾三十年,從下列一些統計數據即可看出雙方關係的緊密度與重要性:2018年1至10月份,兩岸雙邊貿易金額高達1,247.93億美元,佔全部貿易總額的24.03%,如果再加計香港地區,貿易金額更高達1611.70億美元,佔比超過三成(31.04%),重要性不言可喻;而同期台灣貿易出超總額為400.23億美元,對大陸與香港地區合計貿易出超金額則為696.17億美元,意味著如果不跟大陸(含香港地區)從事貿易,台灣將從出超變成入超,即便只減少一半的貿易量,對台灣的國際貿易也會造成嚴重衝擊。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力推“新南向政策”,希望能對大陸市場發揮部分替代效應,降低對其貿易依存度。但相關數據顯示,從2011年到2017年,台灣與新南向國家每年的雙邊貿易金額都在九百餘億到一千一百餘億美元之間,並未因新南向政策的推動而有明顯的增長;2018年1到10月份,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的貿易金額為976.54億美元,出超金額為164.58億美元,表示新南向國家市場的重要性仍然不及大陸與香港地區,加上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的複雜因素影響,新南向國家市場在短、中期內不易發揮顯著的替代效果。

  另外,在兩岸人員往來方面,從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到2018年6月,台灣民眾至大陸進行商務及旅遊人數高達1億228萬餘人次,大陸民眾到台灣從事商務及旅遊人數則為2,839萬餘人;而2018年1至11月份,大陸來台旅遊人數為246萬餘人次,佔總人數的四分之一,為台灣最大的遊客來源地,大陸及港澳地區也為台灣民眾出境旅遊人數最多的地區,佔出境旅遊總人數的39%,兩岸人員往來的頻繁程度與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從歷史、地理與情感等因素觀察,金門在兩岸關係發展上都有其無可取代的重要性與特殊價值,也經常扮演突破性的角色。從2001年元旦金、廈實施“小三通”以來到2018年10月止,兩岸透過金廈“小三通”來往的船舶高達137,726航次,累計來往人員為1,955萬餘人次,在貨物流通與人員往來上都發揮了相當重要的功效。因此,從經濟利益的角度觀察,興建“金廈大橋”聯通兩地之間的陸路交通,可以將金、廈間的“人流”與“物流”串連起來,使人員與貨物的往來更為便利,成本更低。以2018年10月24日通車的港珠澳大橋為例,當年度11月份陸客訪港人數高達599萬餘人次,較2017年同期增長20.6%,外界評估高鐵直通香港與港珠澳大橋通車是主要的影響因素;而2018年三天耶誕假期,港珠澳大橋就吸引了26.6萬人次使用,改變了以往使用羅湖口岸等進出大陸內地,以及經由水路前往澳門或珠西的出入境模式。

  金門距大陸近而距台灣本島遠,與鄰近的大陸城市整合發展是必由之路,而“金廈大橋”的興建,將可促使“金廈共同生活圈”加速發展,再配合中央政策的鬆綁,以及全境開放有效管控,將可以讓金門成為許多兩岸政策的先行示範區,無論是“和平實驗區”、“兩岸經濟自由區域”、“經貿自治實驗區”或“兩岸和平試驗區的試點城市”等政策,都可以在金門試行驗證。

  今日,大陸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台灣無法迴避的事實,面對區域經濟快速整合與兩岸關係高度連結的大環境與大趨勢,政府必須在兩岸政策上採取整體性、突破性、創造性的思維及作法。兩岸協商共建“金廈大橋”可以做為新時代兩岸和平發展道路的起始點,短期可以讓金門排除貿易障礙,掌握經貿發展機會,推動城市發展建設;中期則可望將金門建設成為兩岸經貿活動自由化與和平發展的試點區,探索未來兩岸交流互動的政策方向及可能模式;長期更希望透過金門的成功經驗,以及“金廈共同生活圈”的穩定發展,進一步消除兩岸人民在地理、生活與心理上的隔閡與藩籬,為兩岸和平發展創造更多的可能與空間。

  (作者陳柏光,台灣中華民族致公黨主席,曾任台企聯副會長)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