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中評智庫:台灣民意覺醒歷史大勢 如何蔚成
2019-01-11 00:14:38



  中評社香港1月11日電/中國評論月刊總編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創中心專家委員周建閩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月號發表“總編思語”《台灣民意覺醒的歷史大勢是如何蔚成的》,作者強調:得民心者得天下,歷史大勢就是建基於民心之上的。台灣民心的向背,通過這次選舉已經清晰可見。民眾的選擇很清楚,就是要務實發展,要經濟繁榮,要“兩岸一家親”而非仇視與敵對。如此民心向背的大勢,執政的民進黨看清楚、想明白了嗎?若沒有徹底檢討與改弦更張,一年後,台灣選民將會再次用選票教訓民進黨!文章內容如下:
  
  充滿驚濤駭浪的2018 年過去了。兩岸四地全體中國人在過去的一年裡,共同經歷了美國特朗普政府惡意發動的對華“貿易摩擦”,在中國政府的沉穩應對下,“貿易摩擦”目前暫時告一段落,雖然它給大中華地區經濟發展帶來不確定的變數,但無礙於改革發展四十年來已經成功塑造的經濟發展大勢,中國經濟仍保持中高速發展的態勢不變,這是保障兩岸四地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導性力量。

  歲末之際,來自台灣的政治訊息吸引了兩岸四地民眾的關注:在11 月24 日台灣的“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潰敗:在完全執政兩年后,民進黨在全台22 個縣市長的選舉中,衹拿到6 個縣市,而國民黨則一舉奪得15 個縣市,特別是在高雄、雲林等民進黨長期執政地區“綠地變藍天”,再度打破國民黨“不過濁水溪”的魔咒,甚至直搗民進黨的“祖廟”,可謂意義重大!

  這次選舉,從表面上看,最大的亮點是“韓流”和“韓流外溢”效應。都說“英雄造時勢”,韓國瑜以孤鳥身份獨自一人“空降”高雄,在短短一年兩個月的時間裡,“賣菜郎”攪動了整個大高雄地區選情,匯成一股巨大的“韓流”,不僅贏得執政長達二、三十年的民進黨15 万票,一舉奪下高雄市長的寶座,更使這股“韓流”效應外溢至中南部地區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縣市,創下台灣選舉政治史上的奇跡。

  明眼人都知道,“英雄史觀”是表象,真正創造歷史的,是推擧和塑造“英雄”的歷史大勢;而歷史大勢的構成,無外乎是外在的政治經濟環境風雲聚合以及內部社會主體的強烈求變要求。這股強烈的求變要求,是內部社會主體矛盾之間強烈衝擊、對抗和持續發展激化的演變產物。而所謂的英雄人物,是能夠及時洞察、體會並實事求是地順應、引領這股求變要求的先鋒式人物。他們敢於迎風而上,大膽直言,帶領民眾衝破既有的觀念和制度慣性的束縛,勇於對抗,知難而上,最後實現主流民意的認同和認可。韓國瑜就是這樣一位典型的英雄式人物,這就是所謂“時勢造英雄”。

  仔細分析台灣當下這股民意覺醒歷史大勢,可以發現其中蘊含的幾個重要因素,正是這些因素的疊加作用和交替催化,蔚成台灣民意發生根本性變化:
  第一,是外在的全球經濟環境發生一系列變化,而台灣卻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及時順應和融入這股世界大潮中。這個變化首要在於台灣未能承接西方產業的第二波轉移。在冷戰時期,台灣作為地緣政治下西方政經體系的一部分,自然地優先承接了西方戰後產業升級的第一波技術和資本轉移,藉此一躍而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但自八十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后,國際產業的第二波轉移主要遷移到土地、勞力以及環境等生產要素更加便宜的中國大陸,而台灣卻由於自身條件的局限,特別是土地、環境等嚴苛的限制和薪資成本的大幅提升,而無法承接這波巨大的產業轉移熱潮,錯失發展良機。這是催生歷史大勢的深層基礎。

  第二,是全球化時代世界經濟一體化和區域化的形成與發展,台灣又因政治原因未能參與其中。全球化時代的最重要特徵,是在和平發展為主的世界潮流中,地緣經濟成為主導力量。在地緣經濟時代,世界經濟活動超越國界,通過地理關係及地緣區位優勢地位,形成經濟體系中稅務減免、自由貿易、資本流動、技術轉移等緊密聯繫而形成的地區經濟合作體。而台灣卻因為各種原因,未能加入到這波地區經濟合作中。如同學者鄭振清分析,九十年代中后期以來,台灣主政者以民主化為名,與大陸進行激烈的國家認同對抗。他們沉迷在冷戰時代地緣政治的窠臼中,以對抗而非合作的方式來處理兩岸關係,破壞了兩岸之間的政治互信,堵死了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大道,使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在國際上越來越難以應對更加激烈的貿易競爭。這種以政治應對經濟、以政治對抗破壞經濟合作的模式,使台灣付出巨大的代價。無法進入區域經濟合作的體系,台灣就越來越自我隔絕,成為全球政治經濟的孤島。

  第三,台灣的企業雖然在大陸改革開放后,通過將島內的夕陽產業轉移至大陸而獲得巨額利潤,但他們卻不願意在島內產業升級的研發上投下巨資,促進產業升級換代。這就造成台灣產業整体上停滯不前,除少數IT 產業外,其他行業慘淡經營,薪資當然也就不可能提升,停留在九十年代的水平,甚至還有所倒退。台灣社會的低薪化環境,嚴重影響到島內的年輕一代。雖然他們的不滿情緒被台獨政黨惡意地導向中國大陸,但這並無助於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和薪資水平,衹會增加他們的無助感和被剝奪感,使他們更加痛苦。此次選舉,投票率最高的就是這批20-40 歲年齡段的人士,他們的不滿與覺醒,充分体現在選票上。

  第四,民進黨二次執政后表現出的種種荒腔走板的政策作為——無論是“一例一休”、或是軍公教“年薪改革”、能源政策、轉型正義、前瞻計劃等等,無不引發台灣社會的強烈反對。而當局卻沉迷於短期經濟數據在國際景氣上行周期帶來的些微進展,忽視了廣大農牧漁業和旅遊、土產、計程車等中下階層親身體會到的痛苦。這種“外溫內涼”的感受,是在冷氣房裡寫報告、發佈經濟數據的執政者永遠無法體會到的。而執政當局拒絕“九二共識”,致使兩岸關係緊張,陸客和大陸採購嚴重縮水;加上執政無方,農產品交易市場價格混亂,造成台灣的菜价、水果和魚產品價格崩塌,更是直接觸動農漁民的利益,形成台灣民意覺醒歷史大勢上最兇猛的浪頭。如同韓國瑜所言,民眾現在進階到2.0 版,就是你一定要給我好日子,不要給我搞鬥爭,這個訊號比什麼都強。這是此次“九合一”選舉壓垮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的最關鍵一擊。中下層民眾的務實覺醒,使民進黨無法再通過打“主權牌”、“悲情牌”奏效。“反中”失靈,抹紅無效。

  第五,大陸因素在兩岸關係、島內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權重日益突出,已經成為主導性因素。在島內經濟社會發展中,大陸因素不僅是最重要的外在條件,同時也是催發內在變化的關鍵性因素,可謂一手托兩邊。沒有大陸的同意和認可,國際經濟體不可能接納台灣參與到區域經濟合作中;同樣,沒有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台灣不可能實現“貨出得去,人進得來”,也就無法達成民眾“發財”的願景。有比較才有鑒別,事實上,正是因為有了國民黨馬英九執政時期兩岸和平發展、經濟合作熱絡的對比,台灣民眾才能深切體會到大陸因素的重要和失去後各種無解的煩惱。越來越多台灣民眾認識到兩岸關係的重要性,兩岸關係好,台灣才會好;反之亦然。大陸因素已經成為塑造台灣民意覺醒歷史大勢的主導性力量。

  得民心者得天下,歷史大勢就是建基於民心之上的。台灣民心的向背,通過這次選舉已經清晰可見。民眾的選擇很清楚,就是要務實發展,要經濟繁榮,要“兩岸一家親”而非仇視與敵對。如此民心向背的大勢,執政的民進黨看清楚、想明白了嗎?若沒有徹底檢討與改弦更張,一年後,台灣選民將會再次用選票教訓民進黨!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