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夏立平答中評:特朗普或加大打貿易戰的力度
2018-11-09 00:12:09


【上海同濟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院院長夏立平教授】

  中評社北京11月9日電(記者 張爽)上海同濟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院院長夏立平教授對中評社表示,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後,特朗普面對一個分歧的國會,在內政問題上難有施展的空間,可能會把重心轉移到對外政策上,加大打中美貿易戰的力度。但在貿易戰問題上,特朗普也可能會尋求階段性的妥協,中美之間很可能在下一輪習特會的時候達成一些階段性共識。

  據美國多家媒體6日晚報道,民主黨在當天舉行的中期選舉中拿下眾議院221個席位,超過218席的半數,奪回國會眾議院控制權,共和黨早早拿下參議院的51個席位,保住了在參議院的多數優勢,美國國會將再度進入“分裂”時代。

  夏立平對中評社說,接下來兩年,美國國會是兩黨各控制一個院,分歧的國會會使得特朗普政府在財政問題上面臨關門的窘境。在其他內政問題上,包括健保改革、移民等問題,兩黨的競爭和較量會更加激烈,“特朗普面臨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選擇,但是在國內問題上卻沒什麼政績可以做,又面臨彈劾和通俄門調查,特朗普可能要轉向對外政策。”

  夏立平分析,美國的兩黨在貿易問題上,特別是對中國的貿易問題,有一定的共識。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從這次選舉結果來看,除了農業州,其他州選民還沒有感覺到,所以美國對華貿易戰還會繼續下去。至於特朗普會不會啟動2670億美元對華關稅案,是有一定可能性的。但是聖誕節購買季很快就來臨了,美國選民都會感覺到聖誕禮品價格在上漲,他們錢包里的錢在減少,在這之後,普通選民對特朗普貿易戰的不滿程度會增加。

  “現在距離2020年大選還有一段時間,選民的不滿情緒還是比較難影響到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所以特朗普在對外政策上肯定要採取行動,可能會把對華貿易戰打的更厲害,但也可能選一些別的地方,比如中東、伊朗,”夏立平也指出,特朗普在中東大規模動武的可能性也比較低,他也不想捲入比較大的衝突。打中美貿易戰還是可以顯示他的強硬,顯示他在對華政策上得到了民主黨一定程度的共識。

  夏立平對中評社說,雖然特朗普在對華貿易戰方面繼續採取強硬態度可能性比較大,但是他也會尋求階段性妥協,比如在習特會的時候,特朗普也想拿出一些政績,如果中美之間就貿易問題能夠達成一些協議,他在國內也能得分,“在下一輪習特會的時候,中美還是會達成一些階段性的妥協。”

  民主黨會對特朗普窮追猛打

  特朗普6日深夜在社交媒體上說:“今晚取得巨大成功,感謝所有人!”現任眾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佩洛西則表示,新一屆國會將對白宮進行制衡。

  夏立平對中評社說,這次中期選舉表明美國兩黨黨爭進一步極化、激化,民主黨贏得眾議院,肯定會對特朗普的通俄門等指控做進一步調查,“這次中期選舉中,民主黨用身份認同獲取了選票,而通俄門指控是特朗普最大的命門,所以民主黨要對特朗普進行窮追猛打,而且應該會在適當的時機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程序。”

  夏立平認為,對特朗普的通俄門等指控進行進一步調查在民主黨內會取得比較大的共識,這也是民主黨發展中期選舉勝績的重要一步。但對特朗普的彈劾一般來說是通不過的,因為彈劾能否通過,關鍵是在參議院和最高法院,而參議院控制在共和黨手中,“即使如此,民主黨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這就會使得特朗普在未來兩年任期中日子不好過,提前進入‘跛腳鴨’的狀態,但特朗普也可能因為在內政上陷入困境,就會在對外政策上尋求作為,以轉移國內視線。”

  中期選舉可看作是對特朗普政績的公投

  夏立平對中評社表示,從某個角度來說,可以把中期選舉看作是對特朗普政績的一次公投,特朗普上台之後,在移民問題上採取了非常強硬的政策,引起了很多弱勢群體的不滿。但是這兩年的美國經濟又表現良好,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美國經濟掉到谷底,2012年起美國經濟開始恢復,今年剛好到了最高點;特朗普減稅的效果也很好,美國資本回流,股市增加了一萬點,這也使特朗普有較高支持率,共和黨在參議院還增加了兩個席位。

  “眾議院選舉比較容易反映普通民眾的情緒,因此眾議院被民主黨掌握了,這也是對特朗普任期前兩年執政情況的反應,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美國政治的規律。”夏立平說,美國政治有兩個規律:如果一個黨出了總統,在執政後的第一次中期選舉中,往往就會丟掉眾議院或者參議院,或者兩個一起丟掉,“美國民眾也希望府院能夠相互制衡,不想看到總統權力過大”;另外,美國政治有一個鐘擺效應,往往擺到高點之後就往回擺,“回擺效應也是這次民主黨能夠控制眾議院的原因。”

  對於今年中期選舉投票人數出現激增的情況,夏立平對中評社說,這是現在美國國內黨爭極化的表現,另外美國國內政治鬥爭越來越激烈,越來越表面化,這次民主黨用身份認同來爭取選票,民主黨認為一切政治都是身份的,要支持女性、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使得民主黨的支持者女性、少數族裔和其他弱勢群體出來投票,反對特朗普,這是非常明顯的。共和黨也有一些支持特朗普的鐵杆,他們比較堅決地支持特朗普,態度比較激烈,也要通過投票來反映他們的情緒,這是這次投票率增加的最重要原因。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