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包道格答中評:美對華政策不會大變
2018-11-09 00:10:43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副院長、亞洲項目主任包道格(Douglas H. Paal)】


【中評社記者專訪包道格(中評社圖片)】

  中評社北京11月9日電(記者 郭至君)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塵埃落定,民主黨時隔八年奪回眾議院,共和黨繼續在參議院保持了優勢,這個結果不像2016年大選那般與主流預測大相徑庭,反倒是中規中矩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內。那麼,這次“期中考”對於特朗普來說意味著什麼?中期選舉之後,中美關係或者說美國對華政策是否會有什麼變化?在本月末的G20峰會上,“習特會”是否會再度上演?中美貿易戰是否又會在近期未來的某個時段結束?帶著這些問題,中評社記者日前在北京專訪了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副院長、亞洲項目主任包道格(Douglas H. Paal),他也詳細地就記者的問題表達了自身的看法。

  首先,對於美國中期選舉(midterm elections)的結果,包道格表示,這對特朗普來說意義重大。就如預測所想那樣,參議院沒有異議地依舊被共和黨掌控,但民主黨重新奪回了眾議院,不過,因為參議院仍是共和黨說了算,因此特朗普被彈劾的可能性真的幾乎不存在。但由於民主黨拿回了眾議院,因此今後會針對特朗普政府施政政策審視方面以及對特朗普本身及其內閣成員的調查上面更下力氣,不過,這倒不會使得特朗普提前下台。

  對於中期選舉結果對美國對華政策是否造成影響,包道格對中評社表示,第一,要清楚特朗普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理性的,所以很難說在中期選舉之後他的對華政策會不會改變。第二,質疑中國、對中國產生不信任的不是只有美國的共和黨人,美國兩黨或者說整個美國都是這樣想的——就算是民主黨執政對中國的制衡甚至說是遏制也不會改變,這不是一個短期因素造成的,而是因為過去幾年來中國經濟快速的增長和中國更加外放的外交、軍事策略才產生的。總所周知,美國總統在制定美國的外交策略上有獨特的憲法權威,而現在特朗普政府內部對中國的判斷就是一個可能超越並代替美國地位的對手,我們不是說這個判斷是正確的,但是這無可厚非是其政府內部的一個共識,因此,對華政策改變的可能性並不大。

  第二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將於華盛頓時間9日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以及國務委員、國防部長魏鳳和將出席對話,對於這次對話將聚焦的內容和可能達成的共識,包道格對中評社表示,首先兩國可能在朝核問題合作方面有更進一步的探討,特別是對於朝鮮的制裁應該如何更合理化。第二個領域就是中美海上摩擦,我們的軍艦離彼此的距離很近,我們可能還有待提高對如何避免衝突的理解的空間。另外別的可能談到的議題也許包括伊朗,儘管外交渠道已經澄清了美國和中國關於核問題和美國對石油貿易的新制裁的立場。

  至於習特兩人是否會在11月底阿根廷舉辦的G20峰會上再度會面,包道格表示,他認為是很有可能的,但目前尚不清楚能具體談成什麼樣的結果。兩位最高領導人前幾天的通話釋放了一個好的信號,但是他對此審慎樂觀,因為特朗普政府內的廣泛共識依舊將中國當成主要競爭者。

  談到台灣問題,中評社記者免不了詢問包道格對此前CNN報道11月美國軍艦有可能在台灣海峽有“行動”的預測報道,包道格說,目前沒有任何相關可以被證實的行為,CNN的這篇報道很奇怪,不知道它的意圖在什麼地方。“我確信如果美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一定已經準備好了回應的對策,我更擔憂的是,美國方面現在不知道中國的紅線在哪裡,儘管中國已經在很多場合有所闡釋,但是目前美國政府內一些人還是不清楚這部分歷史對現在的重要性。對於台灣問題,雙方都需要克制。”

  另外在10月底舉辦的北京香山論壇上,中美是否進入“新冷戰”成為了很多中國學者探討的一個熱點問題,對於這個定義,包道格對中評社記者表示,現在美國政府內有很多人認為應該盡早遏制中國,因為現在付出一定代價比之後付出更多代價更值得,但這是錯誤的。首先現在的中美兩國不符合完全不接觸的冷戰時期的兩個敵對國家的關係,再者即使是和中國關係存在長期摩擦的中國的周邊國家,也不希望對華採取零和博弈的態度,他們對美、對華都存在自身的利益,因此冷戰對抗在該區域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美國採取這種戰略,就會失敗,作為美國人,我不希望我的國家因為採取錯誤的戰略而失敗。”他也提到,中國要重塑自己的在美形象,要“做好自己的事”。

  另外,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將在中期大選結束後,籌備與金正恩的第二次會面。而近期原定在紐約的蓬佩奧和金英哲的會面被延遲,引發一些擔憂,對此包道格表示,蓬佩奧和金英哲的會談將決定第二次特金會的時間和氣氛,這次美國會比上次在新加坡時準備得更完善一些。但是美國和朝鮮在去核問題上有很大的分歧,朝鮮希望先達成終戰協定再一步步棄核,而美國希望先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棄核後再談其他,同時我們也要再度思考特朗普的不可預測的特性。“我覺得他們第二次峰會的時候可以達成讓國際巡視員或者美國巡視員去寧邊核反應堆驗證朝鮮真的已經放棄試射彈道導彈,但這只是無核化中的一小步,還有太多的東西要做,而且我懷疑美國是否會真的說服朝鮮並對朝鮮予以政治和經濟方面的援助,所以我們離達成真正的無核化協議還距離很遠。”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