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中評論壇:如何看待特朗普對台思維
2018-04-16 00:14:31


【與會者合影。論壇由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中)主持;評論員有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王高成(左三)、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右三)、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右二)、國政基金會前副執行長孫揚明(左二)、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右一)。】


【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王高成】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


【國政基金會前副執行長孫揚明】


【論壇現場】


【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

  中評社香港4月16日電(記者 鄭漢龍)日前,中評智庫基金會、中國評論通訊社及孫文學校共同邀請台灣專家學者,在中評社台北會議室舉辦論壇,評析“特朗普對台政策思維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包括怎么看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台政策思維的變化?美國一系列涉台法案出台的背景、意涵是什麼?美國在涉台問題上不斷加碼可能產生哪些影響?包括對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及台灣有什麼影響?未來的發展趨勢如何?

  論壇由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主持;評論員有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王高成、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國政基金會前副執行長孫揚明、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

  與會者普遍認為,台灣只是美國“制中”的棋子和工具。美國打“台灣牌”,在美中台關係中,只對美台關係有利,對中美關係和兩岸關係發展都不利;如果美國玩得過火,後果難料,尤其台灣不要得意,更不要忘形。中國大陸也要妥善應對,並設立停損點,讓美國清楚了解大陸的停損點,以及逾越某個界限的後果。

  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王高成認為,特朗普最初並不那么了解台灣問題的敏感性,以為任何有助於美國經濟的事情都可以做,比較不受傳統政治的束縛,當初與蔡英文通電話即是這種思維的反映。經過一些風波之後,特朗普才把台灣當作籌碼來加以運用,希望以此跟中國大陸有一個更大的利益交換,同時在台灣那裡也可以獲得一些小利。

  王高成認為,特朗普上台一段時間之後,尤其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出爐之後,他才有更全面的戰略設計。其中未必都是特朗普的個人想法,而是他的國安團隊對美國的戰略設計。這個戰略設計,強調以美國利益為核心,重振美國的領導地位,並認為中國和俄羅斯是對美國領導地位的最大挑戰和競爭對手。在這個戰略思維下,台灣問題不僅被當作交易的籌碼,而且也被視為與中國大陸競爭中一個可以合作的對象。

  在這種思維下,無論是國防授權法,還是台灣旅行法等,都是要提升美台官方關係,提升美台實質政治軍事合作。這些法案雖然不是特朗普主動推動的,但卻被特朗普加以利用,認為美國在推動印太戰略中,台灣可以扮演一定的配合角色。

  王高成認為,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在涉台問題上不斷加碼,就美中台三個雙邊關係而言,只對美台關係有正面的幫助,對中美關係、兩岸關係都有負面的影響。至於美台實質關係會發展到什麼程度,還有待觀察,但美國的一系列作為,為日後美台關係的發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間,影響不容忽視。

  王高成認為,中國絕對不會允許美國利用台灣問題干涉中國的內政,不會允許美國打“台灣牌”來制衡中國;大陸一定會提出反制,中美關係面臨考驗。在中美博弈中,最危險的是台灣,大陸可以在外交、軍事、經貿等許多方面作出反應。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說,美國對台政策向來都從屬於兩個部分:一是美國整體亞太戰略部署,二是美國對中國政策規劃的一環。從這兩個角度來看,美國對台灣,不論是具有戰略價值或者是經貿夥伴,或者是安全棋盤上的一個棋子,它都是一個工具:美國利用台灣來執行自己的國家利益,執行美國的政策,而且都用比較強勢的方式要求、勸說或強迫台灣執行。

  黃介正說,從工具化的角度來講,冷戰結束以後,台灣的工具價值從之前的“反共”變成了“制中”。特朗普作為一個商人,通過上任以來一段時間的測試和觀察,確認台灣具有工具價值,也理解到台灣問題是中國的一個痛點。

  黃介正認為,美國會不會在台灣問題上不斷加碼,還有待觀察,但台灣千萬不要得意,更不要忘形,任何從台灣看來屬於正面的發展都不要太高興,因為美台關係本來就非常複雜,中美對抗的升高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存在許多變數。

  黃介正認為,如果把美中台放在一個盤子上面來看,最大的變數與風險在於彼此缺乏有效的溝通,可能產生誤判,後果可能很嚴重。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認為,觀察特朗普對台政策思維的變化,要看他的用人,看他的團隊。特朗普的人事極度不穩定,重要幕僚不斷的更換;好用軍人也是其特點,尤其好用陸戰隊和陸軍,這會影響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思維。因此,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的外交政策軍事化現象非常明顯,並反映在美國對涉台問題的處理上,包括軍售。

  張競說,在近期美國涉台問題上,軍售議題備受關注,尤其是所謂美國批準向台灣商售潛艦技術一事,但其中存在非常多的孌數,可以說還只是一個虛無漂渺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美國的一個詐術,是一種詐騙。美國商售潛艦技術還只是蒲風捉影的事情,外行人完全不了解實務執行上的困難。美國人今天說想賣這個技術,也不是美國人就可以說了算的,還有很多子項目及技術上的困難,有些技術的轉讓還涉及到需要很多國家同意。所以從今天批出許可,到軍售真正能夠做成,是兩回事。但是對於民進黨政府來說非常有用,會有很大的政治效應,至於這張支票能否兌現(到2025、2026年),根本與本屆政府無關。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說,美國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等雖然都是國會推動的法案,但最後都變成了特朗普的工具。台灣是籌碼,是工具,至於什麼時候用,怎么用,什麼場合用,什麼層級用,都由特朗普說了算。

  陳一新認為,台灣只是棋子而不自知,現在還想提升為棋手,是不自量力。台灣沒有經濟實力,再多籌碼也沒有用。

  陳一新認為,台灣的處境非常艱難,要非常審慎地因應,絕不能講大話,或者只是說一些漂亮的話;那些只是讓自己人聽了滿意,但讓美國聽了不高興,讓中國大陸聽了會跳腳的話,要盡量少講。

  國政基金會前副執行長孫揚明說,從美國幾個涉台法案來看,基本上都是把台灣當作一個棋子,給美國創造更多的利用台灣棋子的機會,每個法案都是一個可以收可以放的棋子。美國這樣玩下去,真的會把台灣玩死。

  孫揚明說,特朗普上台後,美國新保守主義的一批人受到重用,原先建制派的一些人比較不被接受;建制派一些人對台海穩定是比較有利的,可是現在看來顯然沒了。現在美國國務院缺乏中國通,若干年前開始就不再從我們過去認知到的看中國的角度來看中國,而是越來越從全球戰略平衡的角度來看中國,戰略學者已逐漸占據上風。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與中國的對立應該會升高——衝突未必那么快,但對立升高是可預見的。

  孫揚明說,現在還不確定美國下一步會怎么走,但相對來說,美國可以有很多選擇,可以玩的牌比較多。繼國防授權法、台旅法後,如果還有台灣安全法,問題會很嚴重。未來的發展,要看北京如何應對,下多大的決心;北京應該設定一個停損點,讓美國人清楚知道逾越某個界限的後果。

  主持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也說,台灣已越來越成為美國的一個籌碼,被美國拿來制約中國大陸的一個因素,這是很明顯的。

  張亞中說,美國認為中國的崛起對美國的全球霸權造成挑戰,並從三個方面來應對:一是經貿戰,即使最後打不起來,也反映了特朗普完全不同於過去建制派的思維;二是在南海展示軍力,強調航行自由,給中國一些壓力;三是台灣問題。

  張亞中認為,對中國大陸來講,最敏感的是第三個問題,而且是一個不能妥協的問題,中國大陸沒有退讓的空間。如果美國接下來再通過台灣安全法,會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美國玩得太過火了,台灣這個棋子會像火一樣被燒掉,釀成悲劇。

  論壇整理稿全文,經與會者核校之後將在中國評論新聞網和《中國評論》月刊發表。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