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王鴻志:《中國新歌聲》在台遭鬧場的背後
2017-10-13 00:28:20


【《中國新歌聲》在台大校園遭到抵制。】

  中評社北京10月13日電(作者 王鴻志)近日,台灣校園上演的一幕鬧劇再次刷新大陸民眾觀感,也讓島內多數民眾陷入無奈。9月24日,一檔風靡兩岸的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租借位於台北市的台大(台灣大學)操場,舉辦“《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活動。活動開始後,部分台大學生以“抗議校方將田徑場租借給中國大陸選秀節目,造成跑道受損,影響學生受教權”為由,用鳴笛、投擲物品、呼喊口號等方式,導致節目無法正常進行而被迫臨時中止。這批抗議者隨即占領舞台,高呼“統戰活動退出台灣”等口號,還有抗議學生與在場統派團體人士爆發衝突,並出現互相指責對方先動手的“羅生門”。

  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上海市與台北市早在2011年就簽署了文化交流備忘錄,相關活動已進行了3年。另據島內媒體報道,《中國新歌聲》已在台灣25所高校和3個社區舉辦過活動,就在本場活動舉辦前的9月20日和22日,台灣世新大學和文化大學也分別舉辦了《中國新歌聲》校園行活動,所有行程均熱烈而圓滿。那麼,到底是何原因,讓本應單純的文化娛樂事件,染上濃濃的政治色彩,其背後隱藏了哪些秘密哪?

  密碼一:台大

  台大是台灣大學(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的簡稱,其前身是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台北帝國大學”,1945年台灣光復後,改名為“國立台灣大學”。1949年國民黨政府遷台後,台大取代了當時尚未在台複校的中央大學,成為了台灣地區教育主管部門資助經費最多的大學。台大雖有“台灣第一學府”之稱,但絕非學術淨土,長期扮演台灣“民主運動的策源地”,“學生運動的孵化器”,“社會運動的發動機”等角色。從1986年發生在台大的“李文忠事件”,到1990年加速台灣民主化進程的“野百合學運”,再到2008年抗議“陳江會談”的“野草莓運動”,又到近年來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太陽花學運”,台大學生及所屬社團均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很多參與者由此走上政治道路。

  台大學生會雖然是校內正式的學生自治組織,但從“野草莓運動”以來的會長,很多都有明顯的親社會運動特征,導致學生會熱衷參與學運社運。儘管維護公平正義等傳統“左派”路線曾占據校內社會運動主流,但隨著2014年“太陽花學運”以來島內政治氛圍與民意情緒偏向激進,台大內部的學運社團也出現更多“台獨”聲音。此外,除學生會等“體制內”社團外,台大還有大量如“濁水溪社”等社團,這些社團理念上更加“激進”,組織上從在校內單打獨鬥,發展到成立台灣北部區域性學生組織,乃至形成全台性串聯。

  因此,在目前島內政治認同混亂,國家認同錯位,民進黨上台後“獨派”勢力更加蠢蠢欲動,兩岸關係緊張程度不斷上升的形勢下,校園內部的一些激進社團,不願放過《中國新歌聲》活動在台大舉辦的機會,上演“反中”抗議鬧劇也就不足為奇。

  密碼二:柯文哲

  該事件發生後立即在島內掀起軒然大波,成為各方博弈焦點。代表台當局的“內政部”發表聲明稿稱,因音樂節活動影響學生使用田徑場,損害校園環境,引發學生抗議,並發生“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持棍攻擊台大學生。“內政部長”葉俊榮極為“震怒”,要求相關單位對特定政黨團體涉入集會遊行加強搜證偵辦。“內政部”一紙聲明,形同主觀認定學生抗議有理,與學生發生衝突的人士是“黑道成員”。而台北市長柯文哲則認為,台北市政府作為協辦機關,“沒有看到什麼疏失”,並稱“抵抗力強就不怕外面細菌”。但民進黨內多股力量則對柯文哲窮追猛打,指責柯文哲無能才導致台大學生受傷。民進黨發表聲明,要求“台北市政府、警方及台大校方引以為戒”。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指責柯文哲的談話“讓人不寒而栗”,“是在幫中國更順利進入台灣社會”,“這個市長其實就是細菌”。

  此次台大運動場鬧劇的背後,確實埋藏著“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政治算計。台北市長柯文哲一直是民進黨“既愛又恨”的角色,2014年柯文哲以“政治素人”參選成功,並一舉帶動民進黨“九合一”選情,為2016年蔡英文當選也立下“汗馬功勞”。但柯文哲上任後既不願被民進黨收編,又占據關鍵的台北市長一職,讓民進黨內的“政治禿鷹”垂涎三尺。而上任後民調直線下滑的柯文哲,在今年參與上海“雙城論壇”以及舉辦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後,施政滿意度出現止跌回升跡象,2018年連任似乎轉趨樂觀。受此影響,在9月召開的民進黨第17屆二次全代會上,通過了“2018年直轄市及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其中第六條規定:非民進黨執政縣市長提名如有“特殊選情考量”,得經中執會決議後,另訂方案執行,該條款也被認為是“柯文哲條款”,顯示出蔡英文與柯文哲達成某種政治協議。但民進黨內並不買賬的聲音高漲,會上就有黨代表發言反對,稱“不要再跟魔鬼交易,不要再被柯文哲綁架勒索”,黨內“立委”鄭寶清等也提案要求民進黨自提台北市長候選人。而民進黨內以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及相應人事調整為契機,在未征得柯文哲同意下,突然以明升暗降方式,換掉柯文哲力保的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敲打提醒柯文哲意味濃厚。而本次台大舉辦音樂會並發生衝突事件,正給民進黨內原本就對柯文哲不滿的勢力,提供了借題發揮、打壓柯文哲的突破口。也難怪有台灣網友吐槽,“這事情的目的就是為了惡心柯文哲”。

  密碼三:“反中”

  這場看似由台大學生衝在前面的抗議活動,其背景並不單純。“時代力量”黨團助理陳為廷在活動前就在臉書煽動。親綠學者範世平也發文稱,觀眾一定要帶“國旗”進場,“讓大陸歌手知道,我們是個主權國家”,活動當天則有“獨派”團體前來參與鬧場。為何一場娛樂活動,會被激進人士視為“特洛伊木馬”而嚴加防範?國台辦發言人在回答台灣記者提問時表示,“把這場活動泛政治化的人,可能是缺乏自信,可能是出於特定的意識形態偏見”。國台辦發言人雖含蓄地使用了“可能”二字,但明眼人看得出,該評價一語中的。

  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就與兩岸實力差距的拉大,在島內一些別有用心人士的宣教下,讓很多台灣民眾產生了“大陸吞並台灣”的危機意識,以及過渡敏感的“敵我意識”。而伴隨台灣政治轉型,李登輝及民進黨接續進行的“台獨工程”,導致台灣民眾本土意識不斷增強,國家認同出現偏差,青年一代落入了“台獨”分子設置的“本土為名,台獨為實”的陷阱,模糊甚至喪失了對國家歷史、文化甚至領土、主權的正確認同。近期台灣“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委”劉義周在一場研討會上表示,從1992年到2017年,島內“台灣人認同”比例從20%成長到60%上下,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則從25%下降到不足5%。因此當這場活動被抹紅為“統戰陰謀“,被煽動要”展現台灣主權立場”時,青年群體中的“反中”情緒就很容易被政治人物所點燃。台灣媒體人黃智賢憂心忡忡認為,台大校園音樂節鬧劇,是“太陽花3.0”,“獨派”想要借此教訓整個台灣社會,“台灣只屬於台獨”。但“台獨”幻想的泡沫吹得越大,破滅的日子也會來的越早。

  (王鴻志系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副研究員)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