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
中評觀察
社評:對民主深刻反思讓德國選擇穩定
2017-10-13 00:01:20



  中評社北京10月13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德國總理大選塵埃落定,現任總理默克爾繼續執政。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競選,它充分反映出德國選民渴望穩定的政治心態。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多次出現“超級總理”,無論是阿登納還是後來的科爾總理,都曾經在德國擔任總理長達10多年,科爾總理以自己穩健務實的作風,不僅有效應對了蘇聯解體重大歷史事件,而且實現了德國的統一。這位執政長達16年的德國總理,注定要成為德國政治歷史上的里程碑。

  作為科爾總理的堅強支持者,來自東德的默克爾非常了解德國普通選民所思所想。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陣痛之後,德國選民希望德國政治保持穩定,不再出現狂熱的納粹主義。如果在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讓民粹主義占上風,那麼,德國有可能會重新陷入戰爭泥潭。正因為如此,默克爾在執政過程中一方面充分考慮到不同階層的政治訴求,另一方面在處理國內政治矛盾過程中,強調務實工作作風。

  正是由於默克爾堅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盡可能地把德國社會發展中所面臨的問題個體化或者具體化,從而使得德國在複雜國際環境中始終處於相對穩定的狀態。來自中東阿拉伯國家的難民曾經一度讓德國成為眾矢之的,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成為德國反對派攻擊的主要內容。不過,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默克爾以非常巧妙的方式喚起人們對德國歷史的記憶,希望德國人民充分意識到,德國有必要維持安定團結的社會秩序,但是,面對其他國家的難民德國有責任伸出援助之手。

  默克爾在處理難民問題上,強調共同協商。在充分聽取反對派意見基礎上,不斷地調整收容難民政策。除此之外,默克爾充分利用布魯塞爾歐盟決策機制,把歐洲地區越來越嚴重的難民問題,逐漸地變成國際性的問題。在德國總理默克爾倡議下,布魯塞爾討論難民問題的時候,不是在歐盟內部進行責任分配,而是把土耳其拉進來,許諾增加對土耳其的經濟援助,讓土耳其幫助安置敘利亞難民。對於土耳其來說,增加安置敘利亞難民,不僅可以在敘利亞戰爭結束之後,增加對敘利亞建設的話語權,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從歐盟獲得巨額補助,這對於提高土耳其在整個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從處理敘利亞難民事件中,人們可以看到默克爾高超的智慧。對於默克爾而言,經濟發展永遠是第一位的,德國要想保持經濟平穩發展,必須鞏固自己的區域性市場,如果歐盟解散,那麼,就意味著歐洲市場四分五裂,德國利益將會遭受重大損害。正因為如此,德國必須為維護統一大市場承擔責任。默克爾作為德國總理,排除各種干擾,堅決維護歐盟的地位。現在看來,這是非常高明的政治戰略。它可以確保德國在歐洲地區始終處於領導地位,同時又可以充分利用歐盟這個特殊的政治組織,與美國以及其他新興市場經濟國家討價還價。可以這樣說,默克爾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為她充分利用歐盟不斷地強化德國在地區事務乃至國際事務上的作用,切切實實維護德國的根本利益。

  當然,對於默克爾執政風格,德國國內並非沒有反對聲音。德國反對黨領袖認為,默克爾為了維護國家利益,採用實用主義立場,拋棄了德國的價值觀念。默克爾的政治風格是沒有風格,在處理地區事務方面,默克爾採取的策略是,充分聽取社會各界意見,不斷地調整自己的執政策略,但是,在關鍵問題上堅持自己的立場,盡可能地避免給人一種牆頭草的政治形象。

  默克爾到中國訪問,對於中國國家領導人提出的盡快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要求,默克爾積極作出反應,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默克爾政治表態的背後,是對歐洲政治決策程序的深刻理解。默克爾知道在有關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上,布魯塞爾不可能達成一致意見,因此,德國表態一方面可以取悅於中國,另一方面也可以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損害。這是一種典型的實用主義表現,這種做法當然不會被那些意識形態掛帥的歐洲政客所容忍。

  然而,德國民主政治發展到今天,越來越多德國選民意識到,如果允許極端主義或者極端民族主義上台執政,那麼,有可能會把德國帶入萬劫不複的深淵。正因為如此,他們寧可選擇默克爾,也不會選擇那些充滿政治色彩或者充滿意識形態偏見的政治人物擔任德國的領導人。

  德國是一個重要的經濟體。德國制定經濟發展戰略的時候,始終強調製造業的重要性,通過發展精密儀器製造產業,使德國生產的產品暢銷世界。可是近些年來,德國製造業面臨麻煩。德國汽車企業製造的汽車曾經是高質量的代名詞,可是,德國汽車高排放量卻不斷遭到其他西方國家批評。德國汽車工程師採取的策略是,通過虛構汽車尾氣排放統計數據,從而使德國汽車繼續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市場暢通無阻。問題暴露之後,德國汽車國際形象一落千丈。默克爾深深地知道,如果德國汽車工業出現滑坡,那麼,就意味著德國製造業將會面臨災難性後果。正因為如此,默克爾一方面通過外交手段,不斷地淡化德國汽車尾氣排放指標造假所帶來的負面後果,另一方面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幫助德國汽車生產企業盡可能地穩定市場。可以這樣說,默克爾在促進德國經濟特別是德國製造業發展方面殫精竭慮,她所做的一切,不僅有利於德國經濟的發展,而且有利於地區經濟的穩定。

  隨著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快速發展,德國比較優勢不斷減少。默克爾如何採取措施,維護德國經濟利益,確保德國經濟增長,這是值得世界各國關注的問題。資本主義的周期率在德國表現之所以不太明顯,是因為經濟危機到來之前,德國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將國內經濟危機外部化。事實證明,德國政府在應對周期性經濟危機方面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不過,採取措施應對經濟危機並不能從根本上避免經濟危機。德國作為重要的資本主義國家,在處理經濟危機問題上所採取的一些做法其他國家難以效仿。如果德國在處理經濟危機過程中,不斷地把國內問題國際化,或者試圖通過政治手段來解決經濟問題,那麼,最終必然會導致德國國內經濟問題越積越多。德國選民希望有穩定的政府,但是,政府穩定就意味著失去了大規模調整政策、大刀闊斧解決經濟問題的機會和能力。對於默克爾總理來說,能否超過她的政治導師,在德國政壇上長期存在下去,人們還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默克爾得到了科爾總理的真傳,在處理經濟問題的時候盡可能地摒棄意識形態分歧,按照市場經濟規律辦事,充分利用國際市場,解決德國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當年西方國家對蘇聯採取完全敵對政策,對蘇聯實行經濟封鎖,科爾總理力排眾議,強化與蘇聯經濟聯繫,不僅確保德國經濟穩定增長,而且更重要的是,使德國成為蘇聯與西方國家溝通的橋梁。當蘇聯領導人決定放棄東德的時候,科爾總理自然而然地成為德國歷史上實現國家統一的領導人。可以這樣說,默克爾在處理大政方針方面至今沒有出現嚴重錯誤。對德國國內的反對黨,默克爾從來沒有趕盡殺絕,正是這種務實的政治策略,使得德國在歐洲乃至整個世界政治局勢不穩定的情況下,始終保持相對穩定的政治環境。

  現代民主被西方國家賦予了許多美好想象,現代民主與古代民主的區別就在於,古代民主是少數人的民主,而現代民主則是多數人的民主。現代民主發展所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在一些國家有可能通過民主的方式剝奪少數人的基本權利。正因為如此,各國憲法和法律不斷強化對弱勢群體的保護功能。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德國在處理難民問題上所採取的策略,體現了現代民主的基本價值觀念。但是,隨著德國人口結構改變,特別是隨著德國經濟發展,德國一定會出現新的政治思潮。默克爾是否能順應德國民主政治發展的需要,不斷地吸納新鮮血液,從而使執政黨在地區選舉中不斷取得勝利,這是檢驗默克爾領導力的重要指標。對絕大多數德國選民而言,保持政治穩定,就意味著保持社會穩定。不管默克爾執政過程中存在怎樣的問題,只要她願意聽取選民的意見,那麼,德國選民就願意支持這位德國務實派領導人。

  政治永遠都是地方化的行為,德國民主政治發展的經驗和教訓表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簡單地照抄照搬其他國家的政治發展道路。西方國家曾經在昔日殖民地推行自己的政治制度,但是現在看來,由於沒有考慮到民主政治發展的本土化問題,結果導致西方國家在昔日殖民地推行的民主政治制度往往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非洲一些國家之所以會出現周期性的政治動蕩和戰亂,根本原因就在於,非洲國家引進了西方國家的民主選舉制度,但是,卻不了解民主選舉制度的基本價值,不尊重少數居民的意見。當民主選舉成為多數人對少數人壓迫手段,當政治成為各個黨派相互勾心鬥角、黨同伐異工具的時候,民主政治正面效應就會迅速減少,負面效應就會明顯增加。所以,不要把所有問題歸咎於民主政治,因為民主政治充其量只不過是形式或者手段,而應該考慮民主政治發展的歷史背景,考慮到各國在發展民主政治過程中所面臨的困境。只有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根據本國國情,不斷地探索適合本國發展需要的民主政治制度,才能確保國家穩定,經濟繁榮。

  考察一個國家民主政治是否具有先進性,一方面要考察這個國家是否能確保多數人的利益得到有效保護,但另一方面應該考慮到少數人的權利是否得到了尊重。如果在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為了追求效率而犧牲少數人的利益,那麼,民主政治的公平性就不複存在。反過來,如果在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只考慮到公平問題,久拖不決,沒有看到民主政治發展對經濟的制約作用,那麼,就會讓整個國家停滯不前,民主政治就會變成吵吵嚷嚷,民主政治選舉就會變成周期性社會震蕩。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發展已經出現了非常明顯的惰性,絕大多數選民不願意投票行使自己的權利,這是因為他們充分意識到,無論哪個政黨領袖上台執政,都無法解決資本主義社會存在的深層次問題。對民主政治的失望和對選舉的冷漠,使得西方國家有可能會出現民粹主義,有可能會出現黑天鵝事件。少數極端主義者和分裂主義者正是利用選民對政治現狀的不滿,利用合法程序通過選舉奪取政權。因此,不能因為德國政壇上風平浪靜,而認為德國乃至整個歐洲地區政治趨於平穩。正是由於投票率不斷下降,才有可能會發生劇烈政治動蕩。當民粹主義者振臂高呼,要求選民支持他們政治主張的時候,他們可以用非常小的代價取得勝利。德國正處在政治平穩發展的歷史時期,如果沒有看到興盛中蘊含的危機,那麼,就會忽視德國政壇的異常現象。只有對極端主義保持高壓態勢,通過制定完善法律制度體系,徹底清算納粹主義,才能使德國民主政治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令人感到慶幸的是,德國議會已經通過了系列法律,通過刑罰等手段,防止納粹死灰複燃。對於德國總理而言,發展經濟是第一要務,但是,如果德國國內出現納粹主義,或者出現極端排外主義,那麼,德國總理必須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加以干預,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防止歷史的悲劇重演。

[返回首頁][更多中評觀察]